莫愁閱讀 > 薄寒年葉凝的小說免費閱讀 > 第1141章 他是關鍵人物

薄寒年的逼問讓陳浩南一下子沒了后話。
薄冷靈也沒想到陳浩南第一次來就會這么大膽,而且他居然還敢動媽咪的東西,這下就算是他們也不可能站在他那邊啊。中信小說
薄冷毓只是看著陳浩南,眼底的情緒說不清楚夾雜著什么,但懷疑不少。
畢竟他們今天去他家趕上吵架,再加上他一個人在路邊這些事情其實仔細一復盤他會覺得太巧合了。
越是巧合的事情就越讓人感到奇怪跟不解不是嗎?
“我問你在這里干什么?”薄寒年見陳浩南不回答語氣嚴肅了幾分。
陳浩南被他嚇得往后退了幾步,眼睛里蓄滿了眼淚,“剛剛我聽薄冷靈的來拿東西,書房里的燈沒關,我想幫你們關了,這些東西在地上,我就過來看了一眼,真的只看了一眼你們就來了。”
陳浩南說完再也忍不住哭了出來,剛剛還溫柔的薄寒年突然像變了個人似的,讓他的大腦不受控制的想到了他的爸爸。
薄寒年聽到女兒的名字看向她,“是這樣嗎?”
“他沒撒謊爸爸,至少前面是這樣,因為我跟毓兒在搭建積木就讓他來拿一下漏掉的零件,搭著搭著還以為你已經把人給送回去了。”
薄寒年即使是聽到了薄冷靈這樣說還是對陳浩南沒有任何好臉色。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看的。”陳浩南一邊哭著一邊道歉。
薄寒年無奈的站在門口,他不知道該怎么辦,他手邊放著的那些東西仔細瞧瞧確實只有那一張被動過,“我先送你回去。”
有了剛剛那件事,導致陳浩南后面不太敢跟薄寒年太近距離接觸。
察覺到陳浩南有意的疏遠薄寒年沒說話,安靜的開車把人給送回了別墅。
在陳浩南進門的那一刻薄寒年似乎看到了掛在他們家客廳的字畫,那副字畫為什么看著有些眼熟?
“太謝謝你了薄先生,剛剛如果不是你的話我們都不知道該怎么辦了。”保姆站在門口對薄寒年鞠躬。
陳浩南消失的那塊地方正好是監控死角,她沒有辦法找到人,少爺跟夫人又還在吵架根本沒人在乎,這兩個小時里她都坐如針氈。
薄寒年不在意的擺了擺手,“小事,多關心一下孩子的心理健康,下次不要再發生這種事情了。”
“好的好的,一定不會再這樣了。”
薄寒年離開前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陳浩南。
“毓兒,你說陳浩南真的是潛伏到我們家來的嗎?”薄冷靈在客廳無心玩積木,她滿腦子都是剛剛發生的事情。
如果不是她犯懶的話這件事其實根本不會發生,說到底也有她的原因。
不知道為什么就在那一刻很相信這個小孩。
薄冷毓手里的積木被放下,他看向窗外薄寒年已經送完陳浩南回來了。
“不知道,但他看起來并沒有那么好。”薄冷毓說完就到樓上去待著了,只留下薄冷靈一個人坐在原地。
她回憶了一下對陳浩南的印象除了在學校欠了點之外并沒有任何的不對勁,但今天的事情又說不過去。
葉凝一直到深夜才回來,她一回來就被薄寒年從身后給環住。
葉凝不由得一愣,“怎么這么晚了還沒有睡?”
“在等你,沒你睡不著。”薄寒年絲毫不在意這些話是否肉麻,因為他確實如此。
葉凝無奈的轉身回抱著他,“怎么了?怎么看上去心情不是很好,在家里發生了什么事?”
葉凝瞬間就察覺到了薄寒年的情緒,她的手在他的蓬松的發頂上摸著。
薄寒年沒說話把人給帶到了一旁的書房里,地上那堆資料已經被他收好放在了桌子上。
“大晚上的不睡覺你想研究什么?”什么都不知道的葉凝被薄寒年給氣笑了。
薄寒年搖了搖頭指著那一堆材料,把今天發生的事情全部告訴了葉凝。
“我進來的時候那孩子手里還拿著一張報告在查看。”薄寒年說著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
“你在懷疑他?”葉凝挑了挑眉。
“嗯。”薄寒年沒有否認,“他看的很認真完全不像是看不懂的樣子,靈兒跟毓兒看不懂會借助字典,但在我進來的時候他看的津津有味,絲毫不像是看不懂的樣子。”
葉凝聞言眉頭緊鎖著,“你的意思是,他可能知道這些是什么意思?”
“有很大的可能。”薄寒年說著來到桌子面前拿起那些報告,在看到符文字母的那一刻猛地頓住了。
他轉過頭看向葉凝。
葉凝被他的反應給嚇到,“怎么了發生什么事了?”
葉凝奇怪的看著薄寒年。
“我剛剛送他回去的時候在他家客廳看到了掛在墻上的字畫,畫上的那些字符跟著上面的很像!”
薄寒年說完整個書房都陷入了安靜。
他們剛剛到陳家去的時候并沒有進去,就算是站在門外保姆開門叫陳浩南出來的時間也只是開了一個小小的縫。
那個時候他們只是覺得家丑不可外揚罷了,現如今一想可能這是他們刻意在隱瞞什么。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他確實很可疑。”葉凝對上薄寒年的眼睛,“但也不乏一種可能,他能幫到我們。”
葉凝對這個孩子也有一股莫名其妙的熟悉感,總感覺在哪里見過但就是想不起來。
“明天送靈兒他們去學校的時候再看看,讓他們試探一下。”
陳家別墅里。
陳浩南在被子里翻來覆去的根本睡不著,他還在想在薄冷靈家里看到的那些符文,他們家為什么會有跟家里一樣的東西呢?
但今天不是他們第一次見面嗎?
想著這些問題陳浩南在不知不覺間睡著了。
第二天他照常被保姆送到學校來,臨走前爸爸媽媽在飯桌上不出意外的又一次吵了起來。
最后那個早飯是他一個人吃完的。
有了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葉凝今早并沒有讓薄寒年下車,她待著了兩個孩子往小學門口走。
路上葉凝掐準了時間,果不其然的又在同一時間跟陳浩南遇上了。
陳浩南看到葉凝他們第一次第一反應就在低著頭,畢竟昨天在人家家里鬧得并不是很愉快。
葉凝看到陳浩南走了過去,“昨天阿姨走的早跟靈兒他們玩的還可以吧?”
陳浩南哪里敢說不可以,他低著頭也點了點頭。
“那歡迎你下次還來玩。”
葉凝的話讓陳浩南猛地一愣,難道不應該不讓他再去了嗎,她為什么還要這么說?
沒等陳浩南反應過來葉凝已經帶著孩子往里面走,“記住我剛剛在車上跟你們說的話,別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