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愁閱讀 > 楚楓修羅武神 > 第五千九百七十七章 無微不至的照顧

“幾位前輩千萬不要這樣說。”
“若不是幾位前輩,楚楓也無法對抗那封鎖大陣,注定是要被抓到的。”
“并且界天念說,他不會告訴七界圣府,你們幫助了我。”
“她的意思,只是想救走七界圣府的人,不會為難我們。”
“但我并不信任她,所以哪怕她這樣說,我還是選擇了用手段逃脫。”
“幾位前輩,以你們對界天念的了解,她的話可信嗎?”楚楓問。
“界天念的人品,倒是可靠的。”
“倘若她真的這么說,多半是可信的。”
龍一道長表態后,其他幾位道長也紛紛表態。
隨后經過交談,楚楓得知,界天念與自己母親界染清的關系一直極好。
并且拋開姐妹關系,界天念的行事風格也是非常有自己的分寸,從不會仗勢欺人,是品性極佳的后輩。
楚楓決定,去找界天念。
也許通過她,能夠了解到關于自己母親的事。
但這件事,自然沒有告訴圖騰九道。
不是不相信,而是沒必要。.81.
而圖騰九道,雖然從遺跡逃脫,但卻也是仍有傷在身。
他們需要調理一下。
他們有很多個隱秘的洞府,幾乎遍布整個浩瀚修武界。
所以臨行前,也是將他們準備去閉關休養的洞府位置告知了楚楓。
“楚楓少俠,廢話不多說了,總之我們兄弟九人欠你的恩情,還沒有還清。”
“只要你信得過我們九個糟老頭子,但凡有需要,隨時通知我們。”
話罷,龍一道長,將一張古老的符紙遞給了楚楓,那上面有他的氣息:
“無論身在何地,只要捏動這張符紙,都可以向老夫傳遞消息。”
“一定。”楚楓也不墨跡,順勢接下了符紙。
楚楓現在修為有限,而圖騰九道確實可靠,也許日后還真的需要他們幫助。
隨后,圖騰九道離開此地,向自己的洞府趕去。
至于楚楓,也是立刻動身,但他卻并未離開這方世界。
因為這個世界,正是界天念告知楚楓,來這里找她的世界。
楚楓按照地點尋找,來到了一片荒漠。
荒漠之外便已是人煙罕見之地,荒漠之上更是沒有半點生機。
自然,也沒有界天念的影子。
但楚楓卻很快觀察到,這片荒漠實則是一座隱藏陣法。
這座隱藏陣法,很是精妙,且對方手段強大,楚楓哪怕看穿這是隱藏陣法,但想要破開也不容易。
就算動用初階秘典,恐怕也需要大量時間。
嗡——
可就在此時,一道空間裂縫浮現,裂縫的另外一端,乃是一片竹林。
見狀,楚楓趕忙踏入其中,那裂縫也是立刻關閉。
而眼下的楚楓,已是身處幽靜的竹林之中。
在這里,楚楓的精神力和觀察力,都受到了極大的影響。
但不是陣法之力,而是一股特殊的氣味,那氣味是竹林散發而出。
面對這種束縛,楚楓不僅不緊張,反而內心有些激動。
這是好的束縛,對于界靈師的修煉有幫助。
難怪界天念叫她來這里,她應該就是想讓楚楓,在這里修煉的。
盡管精神力和觀察力,皆被束縛,可是腳下就是一條林中小路。
順著林中小路前行,很快楚楓便找到了一間竹制小屋。
小屋外,有著一道溫婉的身影,正在以水壺煮水,但那不是簡單的煮水,而是以陣法煮水。
此人,正是界天念。
“來了。”
界天念抬頭看向楚楓,目光與笑容,依舊溫柔。
第一次見面,楚楓心有警惕,便不覺得。
可此次再見,已沒有了之前那么強烈的警惕心,所以再看到界天念這樣溫柔的目光,心中也是有種說不出的溫暖。
她,似乎是真的將自己當親人看待的。
正因心態的轉變,向來無所畏懼的楚楓,竟不知該如何面對這位姨母。
界天念似乎察覺到了楚楓內心的掙扎,于是提起水壺,將煉制的水倒入碗中,走到楚楓面前。
“將這個喝了,再去竹林中修煉。”
雖然是水,但卻散發著淡淡的香氣,這水是由無數天材地寶熬制而成。
是界天念專門為楚楓準備的。
并且她很信任楚楓。
她知道楚楓能夠看穿如何修煉。
因此沒有過多解釋。
“多謝。”
楚楓接過水一飲而盡。
水溶于身,楚楓能夠更加清晰的感受到,那竹林散發的氣味。
那氣味的確是罕見的修煉之物。
“去吧,不過不要一直修煉。”
“要勞逸結合。”
“一日之后,回到這里。”界天念囑咐道。
“嗯。”楚楓點頭,旋即便走入竹林。
他來到竹林氣息最濃郁的地方,盤膝坐下,且將界天念先前給她的修煉資源取了出來。
雖說,圖騰九道的修煉資源,在這里也可以使用。
但是界天念的修煉資源,與這里更為契合,修煉效果更好。
楚楓一邊猛吸竹林散發的氣味,一邊煉化修煉資源,效果極好。
一日時間,界天念給她的修煉資源,楚楓還未煉化一成,但卻已經突破。
從仙龍神袍,踏入了尊龍神袍的境界。
只差一步,便可踏入真正的神袍巔峰。
并且楚楓覺得,將這些修煉資源徹底煉化,完全可以踏入神袍巔峰,圣龍神袍境。
但楚楓并未繼續修煉,因為他記得界天念的提醒,一日時間要休息。
而睜開眼眸后,楚楓也是神色一變。
修煉專注時不覺得,可眼下放松后,發現他竟然有些虛弱。
很可能是因為過度的吞噬了竹林氣息的緣故。
看來這竹林也有副作用。
并且他還發現,原本綠油油的竹林,此刻竟有大片竹子變得枯黃。
“是因為我修煉所致?”
楚楓終于明白了,為何界天念要讓他停止修煉。
修煉有副作用是一方面。
這竹子會被損耗也是一方面。
若是繼續修煉,無法支撐楚楓將全部修煉資源煉化,這些竹子恐怕便已枯死。
嘩啦啦——
就在此時,忽然虛空之上下起紫色的暴雨。
紫色暴雨的灌溉下,那些枯黃的竹子,也開始漸漸恢復。
楚楓知道,這是界天念的手段。
因為肉眼也能看出,這紫色的暴雨,也是價值不菲的寶物煉制而成。
于是楚楓放心的起身,拖著有些虛弱的身軀向竹屋走去。
還真別說,起初不覺得,但是時間越久,越是感覺身體疲憊。
就連腳步都變得越發的沉重,明明不是很長的一段路,楚楓卻感覺走了很久。
不過好在,還是來到了竹屋外。
竹屋的門開著,因此還未踏入竹屋,距離老遠,楚楓便能看到竹屋內的景象。
竹屋不是很大,中間擺放著一張不是很大的竹桌,但那不是很大的竹桌上面,卻擺著幾道看著不錯的菜。
至于界天念,仍在炒菜,不是用陣法,而是尋常百姓的做菜方法。
“回來了,時間剛好,最后一道菜剛要出鍋。”
界天念回頭對楚楓燦爛一笑,旋即便繼續炒菜。
楚楓踏入竹屋落座時,剛好最后一道菜,盛入盤中。
別說,界天念手藝不錯,還沒嘗只是這香氣,就喚醒了楚楓的食欲。
尤其是此刻疲憊的身軀,看到這樣的美味,極其誘人。
但同時,楚楓內心五味雜陳,這種感覺,讓他感覺有些奇妙。
是異常的溫暖。
一路走來,對他好的人也不少。
但界天念給她的這種感覺,卻是第一次。
那是一種無微不至的照顧。
“不知道你愛吃什么,但這幾道菜,是你母親最喜歡的,我想你也可能會喜歡。”界天念道。
“姨母,我母親還好嗎?”楚楓終于問出了,他一直想問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