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愁閱讀 > 從神探李元芳開始 > 番外終章 終有再見之時!
    李弘在歡笑。

    群臣在歡笑。

    蘭瑪珊蒂在摩拳擦掌,猶如小丑。

    每個人都有自身的定位。

    唯獨小黑十分茫然。

    在查案之前,她萬萬想不到,一個異國他鄉的舞姬之死,最終居然牽扯出了這樣震撼的真相。

    但真正到了這一刻,她倒也能理解這群人的心態。

    李弘、啞叔、上官婉兒、慕容復,再加上原本不知去向、臨時被說動的楊再威。

    群星璀璨,皆是此世屹立于山巔的存在。

    大唐有昔日的飛升盛況,天子威望達到巔峰,此后改革無往不利,又有狄仁杰、王孝杰等一眾文臣良將的輔佐,將版圖上所囊括的地域真正化歸己用,國力攀升到極致。

    身為一國之君,李弘已經進無可進,接下來能夠完成的,莫過于繼續吞并他國領土,擴充邊界。

    但實際上,農耕王朝是有極限的,一味吞并下去,哪怕君臣再賢明,也會分崩離析,所以李弘和狄仁杰私下商議后,計劃在對大食動用軍事打擊后,輔以宗教文化征服。

    大食境內的真武教,背后可是有著內衛不計代價的扶持,完全不是表面上那樣不聞不問……

    而上官婉兒執掌內衛,不僅得到了丘神績、安忠敬等李彥昔日下屬的鼎力支持,也展現出了更加出色的掌控力。

    李彥那個時候,主要關注的是大唐國事,戰爭與外交,反倒是內衛上的精力分不出太多,李治和武后尚在的政治環境,也不可能讓他安心發展內衛。

    到了上官婉兒這一代,國事有了狄仁杰、郭元振等人操持,又得唐皇李弘全力支持,她只專注于內衛的事務,才有了諜報系統的全面發展,將阿布將軍身邊滲透得跟個篩子似的。

    再看慕容復,身為吐谷渾最后一任國君,卻當得索然無味,干脆并入大唐,擺脫身邊的束縛后,云游天下,發現真武教信仰有不受控制之相,恰好又有袁家蠢蠢欲動,于是在上官婉兒的屬意下,“袁天罡”橫空出世。

    看似偶然,實則必然。

    到了這一步,內外已經被經營得水潑不進。

    只要這批人還在,任何針對大唐的陰謀全都是笑話,無論是計謀,還是武力,都能摧枯拉朽地將之擊潰。

    所以……

    沒有追求了。

    正如楊再威輾轉諸國,除了美洲大陸沒法去外,歐洲各國都踏足,卻終究回到故土,只求一戰。

    他們的前路都已盡了。

    唯有抬起頭,朝天上看。

    恰恰是那一次的離去,指明了方向!

    實際上,這些人也知道,自己很可能會失敗。

    越接近那個層次,越明白李彥是多么的與眾不同,背影是多么的遙不可及……

    所以準備好失敗的退路吧,將損失降低到最低!

    為此不惜布一個長達數年的局,種種細節都真假難辨,甚至于大食自己都覺得自己是罪魁禍首,承擔大唐的怒火也是理所應當。

    面對這個完美的設計,小黑茫然了。

    阻止么?

    但她又有一絲不確定性。

    因為自己回來了。

    一進一出之間,整個世界發生了怎樣的變化,還真的難以判斷。

    畢竟每個能夠孕育生靈的世界,元氣都是充足的,區別僅僅是波動的程度。

    原本是一潭死水,逐漸開始運動,在突破某個節點后,徹底變得活潑起來。

    或許眼前這群人的努力,于世界而言,正是那個節點。

    打破力量極限,傳說的神話力量輻射下來,自己貿然阻止,豈不是斬斷了世界的未來?

    那突破原有的力量體系,于大唐而言,究竟是一件好事,還是浩劫的到來?

    就在小黑陷入糾結之際,大殿之上,千秋節的慶典已然走入尾聲。

    高臺上的大曲節目即將表演完畢,群臣和使臣則還在消化唐皇禪位的重磅消息,一切有序的進行著,大殿中唯獨表現出異常的,是皇后裴氏。

    裴氏一直默默飲酒,就在皇室宗親以為這位武將之家出身的皇后,是因為壽辰高興,略有失態之際,卻發現她的眼眶都紅了,淚水無聲無息的滑落。

    雖然裴氏很快反應過來,即刻壓抑住了自己,但身邊坐著的李弘已然看過去,嘴唇顫了顫。

    他最為不舍的,就是自己的妻兒。

    而其他一切都能安排,唯二安排不了的,就是夫妻之愛,父子之情。

    有那么一刻,李弘甚至想要放棄,就這么陪伴家人,共度余生。

    相比起原本的英年早逝,該知足了,不能奢求太多……

    但不為他知足的,卻是皇后。

    裴氏反握住李弘的手,低聲道:“去吧!如果成功了,也帶我上去,你我在天上再做夫妻,如果失敗了,我會為你看護好這江山,百年之后再去與你團聚,只是這段日子會很難熬很難熬……”

    李弘低了低頭,強忍著淚水不涌出,口中吐出一個字:“好!”

    開始了。

    幾乎是同時,一直閉目養神的啞叔,陡然睜開眼睛。

    最先出手,引動天地元力的人,正是他。

    作為年過百歲,一生大起大落,嘗過世間百態的啞叔而言,本該平靜地走向生命的盡頭,但在確定了李弘和上官婉兒的心意后,卻決定參與進來。

    因為他始終覺得,自己虧欠了徒兒李彥,強行改變了對方的人生,卻反倒得到了巨大的回報,報了家族的仇恨,解開了心結。

    那么這具殘軀,也該貢獻出最后的力量了。

    “起!”

    就在舞曲進行到最高峰,一股股難以形容的氣流,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

    高臺之上,舞姬跳著跳著,莫名有種心悸之感,腿腳都開始發軟,所幸已經進行到了尾聲,在熱烈的氣氛歡送下,結束了千秋節慶的全部任務。

    高臺之下,蘭瑪珊蒂恍惚地站著。

    按照原本的計劃,千秋會即將落下尾聲之際,就是她這位“神女”翩然出場之時,給期盼神跡已久的大唐臣民一次無比倫比的震撼,甚至在精良的工具準備下,趨近于二十年前的那次真武登天。

    完全模仿是不可能的,但只要能有七八分相似,她天降神女的地位就會無比穩固,再有袁天罡這位真武教主的背書,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

    結果計劃有多么美好,現實就有多么殘酷。

    至今她都不敢相信,對方會對自己的動向全盤皆知,仍舊覺得這是夸大之言,為的是打擊自己的信念。

    可無論如何,“袁天罡”的真實身份都太驚人了,這樣的人物根本沒有任何策反的可能,只能被他全盤掌控局勢。

    “蘭瑪珊蒂,我終于找到你了!”

    不過這個千鈞一發的時刻,又有兩人登場。

    率先趕到的,是哪怕周圍全部是叛徒,也要堅持到最后一刻的大食忠臣阿布將軍。

    由于小黑和楊再威事先并不知道真相,阿布將軍和蒲押陀黎也被安排成了另一路奇兵,或許能派上不小的用場。

    他們確實歷經風險,最終抵達這里,見到了一路追蹤的假死目標,此案的罪魁禍首之一。

    “來得好!”

    但蘭瑪珊蒂眼睛一亮,不驚反喜。

    現在的她,就需要這種惡敵。

    任何的變數,都可能是轉機!

    “攔住他!”

    慕容復理都不理,抬頭看向上空,同時道袍一拂,一道內衛的令牌躍過阿布將軍,落入蒲押陀黎手中。

    “是時候了!”

    蒲押陀黎拿到令牌的一瞬間,毫不遲疑地舉起武器,朝著阿布將軍劈了過去。

    “你怎么又叛變了?”

    阿布將軍轉身迎擊,驚怒交集,嘶吼聲顯得格外凄厲。

    蒲押陀黎本是他的親衛,被證明是唐人的內衛,已經是迎頭一棒,但雙方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行動,這些日子關系有所緩和,沒想到在至關重要的時刻,對方又舉起了武器……

    他的身邊,難道就不能有一位真正的同伴么?

    且不說這份悲鳴,斗在一起的阿布將軍和蒲押陀黎無法分神,唯有蘭瑪珊蒂感受到,一股難以形容的威壓降臨了!

    “唔!”

    啞叔從輪椅上緩緩站起,腰肢每向上挺一節,都好似承擔了萬鈞重擔。

    這些年他通過第六識感悟自然,對于天地元力的操控冠絕眾人,而在做出相助的決定后,又在清靜的佛寺中嘗試了許多次,不斷突破極限。

    可即便做了這些準備,此番匯聚過來的元力,也很快超出了過往的一切極限,他的心識淹沒其中,只覺得如大海狂濤般無邊無際,雙手顫抖著,元力還是不可控制地逸散開來。

    “轟!”

    伴隨著力量的肆虐,地面裂開了。

    最為恐怖的是,常人還看不見攻擊的跡象,就好似一股無形的力量,狠狠地砸在面前,木板撕裂,臺面坍塌,留在上面的樂器紛紛毀于一旦。

    “單靠舅爺一人,果然控制不住,但這已經比最壞的情況要好得多了……”

    目睹這一幕,李弘眼神里浮現出的卻不是退縮和動搖,而是一往無前的堅定,起身震怒:“敵國賊子,安敢如此,諸位離場!”

    威嚴的聲音傳遍四方,然后是此起彼伏的驚呼聲響起。

    慌亂是不可避免的,畢竟前一刻還是其樂融融的良辰佳節,下一息地面就裂開了滲人的縫隙,毀滅的氣息蕩漾開來。

    敵襲……

    在這個時候,這個地點?

    當真是猝不及防,事先萬萬想不到!

    所幸這座慶祝宮殿,在設計的時候就考慮到了四周觀眾的退場,此時在禁衛的協助下,人群開始由四個方向退出,飛速遠離元力肆虐的中心地帶。

    相較而言,更加驚怒的反倒是使節外臣。

    各國使節第一時間看向大食,不少人的眼神里甚至透出濃濃的敵意。

    有這個膽量挑釁大唐,有這個能耐禍亂慶典的,唯有大食!

    別說那些人,蒲希密和列昂提對視一眼,都異口同聲地道:“瘋了!瘋了!!”

    毫無疑問,這是一次惡劣到極致的挑釁,當著諸國使臣的面,破壞唐皇的壽辰慶典,確實會讓大唐的顏面受損,卻無法對國力造成什么實質的損害,反倒會承擔事后恐怖的報復。

    真別作死了,他們現在還在以大食使臣的名義出使呢,可別遭了無妄之災……

    正擔心著呢,一道凄厲的高呼聲讓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來,有的甚至魂飛魄散。

    “陛下還未出來!!”

    “五十而知天命,朕今日,便一窺天命為何物!”

    驚惶的大唐臣民與四方使臣不知道,五十壽辰的李弘,正行走在空蕩蕩的大殿上,直面蒼天。

    “起!”

    高臺的頂部已然徹底掀開,暴露出了里面的慕容復、蘭瑪珊蒂、阿布將軍和蒲押陀黎。

    慕容復騰身飛起,與從輪椅站起的啞叔,自大殿走出的李弘和飄然飛下的上官婉兒一同,呈四方站立。

    “聚!”

    四條細長而模糊的螺旋氣柱緩緩誕生,通天徹地,直上天穹。

    聚納天地元力,形成一道粗大而清晰的龍卷,是李彥所為。

    旁人辦不到,只能退而求其次,各占一端,引導元力,再默契配合,四人合一。

    啞叔居南,李弘居北,上官婉兒居東,慕容復居西。

    這是早就演練好的四象之位。

    而臨時又多了一人。

    楊再威原本不在計劃之內,他周游列國,誰都不知什么時候回來,此刻參與進來,哪怕沒有經過之前的演練,憑借高超的武學造詣,也即刻理解了另外四人要做什么。

    極為明智的,楊再威沒有生出第五道龍卷,而是化作粘合劑,引導四股龍卷,平衡四人的差距。

    毫無疑問,這個陣容比起原定的計劃,要強上許多!

    所以包括楊再威在內,當目睹四道龍卷開始向中央匯聚,元力交融壓縮,擰成一股時,眼中都浮現出希翼的光輝。

    以五者之力,引浩然天威,開登天之路。

    “唉!”

    唯獨啞叔心中輕嘆。

    他記得很清楚,那個時候天地元力受到龍卷的牽引,仿佛乳燕歸林一般投入進去,與雙腳離地,整個身軀徐徐懸空的李彥形成呼應。

    換而言之,李彥的龍卷是固定的,專門用來接收匯聚的天地元力。

    但現在,他們的龍卷卻彼此旋動,天地元力不斷逸散,肆虐四方。

    高下立判!< 立判!

    轟隆!

    說時遲那時快,根本不等外面的禁衛返回,整座高臺徹底崩塌,碎屑卻沒有下沉,反倒脫離大地的引力,朝上瘋狂席卷,遠遠望去,形成了一幕驚世奇景。

    “啊——你們到底——做了什么——!!”

    蘭瑪珊蒂五體投地,被迫趴在地上,不可置信地尖叫起來。

    她是準備飛天一舞,從天而降,成為大唐臣民從此信仰的神女。

    但那是假的……

    結果這群人來真的?

    “原來我大食,終究是逃不過這場無謂的罪責……”

    阿布將軍則掙脫開了蒲押陀黎的束縛,終于醒悟,這場動蕩根本不是唐人的內亂,而是一場貫徹唐皇意志的布置。

    就算他沒有來到這里,蘭瑪珊蒂清晰的行動軌跡,亦是鐵證如山,根本撼動不了。

    深層次的目的,他并不清楚,但想來也沒有別的什么,兩個強大的國都接壤,就是最大的罪責,何況大食還是率先挑釁的一方。

    “就算如此,我也要做最后一件事!啊,蘭瑪珊蒂!”

    蒲押陀黎完成了自身的任務,匍匐后撤,遠離這恐怖的中心,而阿布將軍則不忘初心,朝著蘭瑪珊蒂撲了過去!

    下方這小小的波瀾,沒有人理會,升仙五人看著中央不斷掙扎嘶吼,令天地變色的龍卷,不用啞叔提醒,李弘、上官婉兒、慕容復和楊再威的神色,也齊齊黯淡下去。

    相比起李彥那時的飛升,是萬里無云,轟雷炸響,現在的氣象似乎更加恢宏,但每個參與的人都知道,他們引導的天地元力,還是不可避免地走向了失控之路。

    “退?”

    “不能退!一旦放開,后果難測,別說大明宮,整個長安或許都要遭劫!”

    “按計劃,既然是我們引來的,就要由我們親手將之消弭!”

    簡短的眼神交流間,眾人心意互通,齊齊點了點頭。

    登天之路,何其兇險,不成功,便成仁。

    早已準備好的后手,就應在這里吧!

    這些都在意料之中,但也不是毫無意外。

    婉兒側頭,朝著小黑的方向看來,視線并沒有鎖定位置,但似心有靈犀般,就是知道對方處于這個范圍:“姐姐,我本來也想讓伱參與進來,卻是感受到威脅,不懷好意了,實則第一次相見,我又有種莫名的熟悉感,那絕非虛言,對不住啊……”

    這一句話,讓小黑所有的遲疑,統統拋之腦后。

    最初的她,不過是一只貓兒罷了!

    出身大唐,和這個小女孩抱在一起睡覺的貓兒!

    瞻前顧后,想那么許多作甚,既然來了這里,豈能眼睜睜地看著婉兒和其他熟人一起死去?

    “吼!”

    小黑一旦決定出手,也不藏著掖著,虛空一晃,去了人形,取而代之的是一頭威風凜凜的金黑神獸。

    仰天一嘯,那逸散出來的元力劃過清晰的波紋,直接被吞了進去,即將失控的龍卷,頓時間安分下來。

    別說婉兒愣住,其他四人的眼睛也猛地瞪大。

    這已經不能用天降祥瑞來形容,莫不是傳說中的神獸?

    不對……

    似乎有些眼熟啊!

    “莫非是……”

    上官婉兒和李弘第一時間想到,李彥在飛升之前,還將三只相伴的獸寵瞬間收走,那同樣也是仙人手段。

    一頭猞猁,一只鷹兒,還有一匹獅子驄!

    “啊!是小黑!!”

    婉兒終于明白彼此熟悉的原因,目露狂喜:“你回來了!師父也回來了么?他在哪里?”

    “我也希望他能回來啊……”

    小黑暗暗苦笑。

    別只把我送下來啊,你人到哪里去了?

    無論如何,開弓沒有回頭箭,她既然出手,就拼盡全力。

    而很快,小黑發現,婉兒五人的嘗試不是沒有作用。

    天地元力的波動,確實到了一個激變的臨界點,此番登天恰恰是推動力。

    再加上她最后出手穩定,從理論上來看,已經符合了“破碎虛空”的基本要求。

    可惜,實際的效果,依舊是天差地別。

    如果說李彥踏上的,是一條有序的坦途,能夠順利抵達新的世界,這次合六者之力,依舊極為勉強的破碎虛空,則是一條狹窄崎嶇的小道,稍有不慎,就會撕裂在無序的亂流中。

    小黑略加試探,更是確定憑借目前自己的實力,進去就是十死無生,而婉兒五人在護身手段上,肯定還遠遠不如她,畢竟術業有專攻,此世還是以武道為主。

    最關鍵的是,盡頭還可能是一條死路,沒有特殊的接引,根本無法去往新的世界……

    “不過是虛妄一場!”

    “登天成神!登天成神!”

    小黑心中將這條道路評價為絕路,但旁人并沒有這么敏銳,婉兒李弘五人喜出望外不說,就連渾身浴血的蘭瑪珊蒂,眼神里都綻出無與倫比的火熱。

    在天地偉力的威壓下,她和阿布將軍的動作處處變形,以致于兩人貼身搏殺,身上固然劃出了數道血口,卻沒有受到致命的創傷。

    “我要成為神女……真正的神女!!”

    于是乎,下定決心的蘭瑪珊蒂,任由背后撕開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毫不遲疑地舍身一撲。

    恰在此刻,龍卷陡然散開,取而代之的是一點難以形容的漩渦誕生,讓她的身體擠了進去。

    準確的說,是將蘭瑪珊蒂吞了進去,直接消融在漩渦之內。

    她喜悅的神色凝固于一瞬,連血肉都剩不下半點,真正意義上的尸骨無存。

    李弘一行臉上的喜色也緩緩消散。

    親眼所見,再無僥幸!

    而蘭瑪珊蒂的舉動,還導致了連鎖反應。

    漩渦陡然膨脹,生出一股恐怖的吸力。

    距離最近的阿布將軍,根本不及反抗,也被卷入其中。

    這位精干強悍的大食將軍,最終還是與他一路追蹤的目標,葬身在了一起。

    “咦?”

    按理來說,他們兩人的身亡,只是一個證明,小黑的注意力卻被吸引過去。

    因為電光石火之間,只有她看得清楚,兩道淡淡的虛影,似乎一閃而逝。

    那虛影儼然是蘭瑪珊蒂和阿布將軍的模樣,正是陰魂。

    且不說這種陰魂是如何產生的,縈繞在陰魂表面的,還有一層光輝,閃爍出此人的生平,抵擋著外界的壓力,保護著陰魂的存續。

    一個是大唐世家舊勢力的殘存人物,身上黯淡的光輝須臾消散,陰魂瞬間魂飛魄散。

    一個是肅清內部奸邪的大食忠臣,身上的光輝明亮了不少,但依舊抵擋不住漩渦的恐怖侵蝕,陰魂亦是立刻消亡。

    “如此說來……還有機會!”

    “不好!速退!”

    一切發生得太快,根本來不及仔細思索,漩渦的擴散就蔓延開來。

    李弘和楊再威齊齊出手,還想嘗試遏制,卻被一股大力強行拽了回去。

    啞叔的身影護在了他們面前。

    這也是啞叔存于世間的最后一幕畫面。

    下一息,他就被漩渦之力吞噬了。

    “前輩走好!我們緊接著就來!”

    李弘等人都露出悲慟之色,同時也做好了準備。

    而小黑則一眨不眨地看著,果然啞叔的肉身化作齏粉后,陰魂同樣生出,身上流轉出奇特的光輝。

    那光輝的耀眼程度,蘭瑪珊蒂和阿布將軍的與之相比,簡直是螢火之于皓月。

    長孫無忌,凌煙閣功臣第一位,于大唐社稷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再歷經三朝,是獨存至今的開國功臣。

    于是乎,在這座大明宮中,在這個特殊的節慶,與這片土地,這個國家的緊密聯系,幾乎是化作一卷浩浩蕩蕩的人生長軸,包裹住他的陰魂虛影,朝著漩渦的那頭飛去。

    “主人在對面接引!”

    “以神道之法!”

    小黑長舒一口氣。

    之前關心則亂了,李彥怎會將她一送,就不管不顧?

    結合和三藏上一個探索的世界,是神道為主的修煉之路,剛剛的變化已經一目了然。

    聚神道之力,走通天之路!

    只是這原本也很不容易,所幸嘗試登天的五人,成功撬動了世界的元力,還選擇了一個合適的地點和時間!

    “幸好這里是大明宮!幸好此時是千秋節!”

    小黑看向周遭環境,露出笑容。

    如果李弘五人是偷偷找了塊地方,匯聚天地元力,企圖登天離去,即便出現了漩渦,也不會有如此顯著的變化。

    恰恰是萬眾矚目的千秋節慶之際,臣民慶賀,盡顯盛唐威儀,初次在這個世界顯露的神道力量,才能達到最大的效用。

    而隨著啞叔的成功,漩渦所引向的通道變得寬敞下來,對面一股氣息也變得清晰。

    “師父……師父?師父!!”

    婉兒的聲音變得越來越篤定,喜極而泣。

    恍惚間一道虛影投射下來,溫和地撫了撫她的腦袋,正如那時為小小的她遮風擋雨,改變一生的命運。

    婉兒閉上眼睛,享受著師徒重逢的喜悅,其他一切統統拋之腦后。

    “元芳,時隔二十年,你我終能再見了,想來如今的大唐,沒有令你失望吧!”

    與此同時,李弘也露出由衷的笑容,得見好友,涌出一種難以言喻的滿足。

    同樣是一道虛影投射過來,雖然無法言語,但也拱手行禮,甚至做了幾個熟悉的蹈舞動作,只是并無以往奔放,似乎有了包袱~

    隱隱明白了舅爺的去向,李弘眉宇間升起一抹如愿以償的釋然:“不走了,我的妻子在等我,實在不忍拋下她,待我百年之后,再去尋你!倒是大唐皇位,還得傳下,也讓那小子擔一擔重任!”

    蘭瑪珊蒂和阿布將軍的陰魂,剛剛沒入漩渦,便被碾碎,是因為他們的神道力量根本不足以支撐漩渦的威壓。

    而啞叔長孫無忌的陰魂上,流轉出的神道光澤,撐過了虛空通道的侵蝕,證明這位大唐開國功臣,有資格受神道之職。

    同樣的,李弘身為大唐天子,也可聚神道之力庇護,死后以陰魂之身,入神道受香火職。

    “哼,原來是這條路么?”

    相比起來,楊再威其實也能這么選擇,他行走四方,單單是被人伢子擄掠的孩童,就不知解救了多少,更是剿滅了無數這類的組織,拳鋒上就隱隱縈繞出功德的力量。

    但楊再威并不愿意,反倒是有著動力:“元芳,我要與你一樣,完完整整地穿越這條道路!”

    “我們也是!”

    回過神來的婉兒和也想師父摸摸的復兒,都點了點頭。

    他們年紀尚輕,有“肉身成圣”,直接穿過通道的潛質可能。

    反倒是以協助大唐興盛的內衛大閣領與吐谷渾最后一任君主的身份,走神道之路,會有所局限。

    通道那頭,傳來欣慰的波動。

    除了啞叔已到大限,別無其他可能外,未來的路,終究由你們自己選擇。

    相比起眾人各有各的緣法和志向,小黑最后將毛茸茸的爪子探向漩渦:“原來在我化作星辰,劃破世界屏障,降落于大馬士革的那一刻,一切就安排好了嗎?”

    李彥的聲音通過天賦之力,印入心靈:“我并不能預知一切,只是擁有了將你送回來的力量,又覺得這是一個不錯的時機罷了!前路依舊未知,有著無限的可能……”

    小黑頷首:“不錯,正如這些故人賭上了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卻又恰恰放不下大唐,反倒陰差陽錯之間,造就了神道的功成,當真奇妙!”

    李彥笑道:“就這點而言,我一直相信他們,堅定不移!”

    諸界行走,追求無限。

    故人守護,初心不改。

    兩相配合……

    終有再見之時!

    “你此行功德圓滿,回來吧!”

    而一道無形的光柱,籠罩過來。

    小黑搖身一變,轉回人形,撲到婉兒面前抱了抱她,末了對著其他人揮了揮手,心滿意足地踏上了歸途:

    “偵探第一案,圓滿落幕!”

    “再見了,大唐!”

    “會再見的,大唐的友人們!!”

    ……

    (大唐番外篇結束。)

    (新書下周一發布,讓大家久等了,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