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愁閱讀 > 傅總你前妻在重金求子 > 第769章 爸爸,聽說你年輕的時候很糊涂?
  趙薄琰今晚喝了不少酒,但人卻比任何時候都清醒。

  禮服太緊身了,傅偲晚上不過多吃兩口,就已經勒得受不了。

  要不是她手夠不到,她早就把它脫了。

  一看到趙薄琰,她趕忙從床上起身。

  她走到他身前去,“快,幫我脫。”

  傅偲轉過身,將頭發撥開。

  她大半個背都露在外面,肌膚細膩白嫩,那條拉鏈緊緊地束縛住她不肯輕易顯露的春光。

  趙薄琰手摸上去,“這么著急嗎?我也是,剛才腦子里昏沉沉的,但正事一直沒忘記。”

  他手握著拉鏈頭,隨著嘶啦一聲往下,傅偲的整片背部都露出來,布料堪堪地掛在她腰間,被她一把扯了下去。

  她從裙子里面走出來,頓時舒服地呼出一口氣。

  剛才一臉的妝,難受,她已經卸掉了,這會只想好好洗個澡。

  只是剛走出去一步就被趙薄琰給抱住了。

  他的呼吸聲貼近她臉側,“老婆,你身上真香,好聞。”

  “你在胡說,我身上都出汗了。”

  趙薄琰親著她的肩膀,一寸寸往下,傅偲幾乎是脫光了的,身前就只有胸貼蔽體,她下意識用手環住。

  “等我洗個澡,你這一天肯定也累了,要不你先洗?”

  趙薄琰手探到前面,扯著她胸貼的一角,“一起洗。”

  “好,我去放水。”

  趙薄琰沒有繼續,而是將傅偲抱起來放到床上,“我來,我一會抱你過去。”

  兩人在床上折騰到深夜,傅偲疲憊地抬手。

  “必須要睡了,明天還要回我爸媽那里,起不來就完了。”

  趙薄琰在旁邊咬著她的耳朵。

  “我能起得來,我叫你。”

  “誰信你啊,你又不是鐵人,你不累嗎?”

  趙薄琰圈緊她的細腰,“不累,還想再試試嗎?”

  傅偲不想,趕緊并攏了雙腿。

  “以后日子還長著呢,你非要一口吃成個胖子。”

  趙薄琰在她耳邊笑開,“我運動量這么大,怎么可能會變成胖子。”

  身前的人已經沒力氣應聲了。

  她今天起得早,又累了一天,趙薄琰沒舍得繼續,用被子將她緊緊地裹起來。

  傅偲一覺睡過去,恨不得睡到第二天晚上,還是趙薄琰把她叫醒的。

  他已經洗漱好,換好了衣服,就連胡須都刮得干干凈凈。

  傅偲抬下手,遮著窗外落進來的陽光。

  “一會回去晚了,我就說你起不來,你太累了,你昨晚沒睡好……”

  傅偲一聽,趕緊撐著雙臂坐起來。

  兩人趕著中飯時間過去的,車還沒開進傅家,就看到有個人被攔在了保安室的門口。

  “說了不能讓你進去,你怎么聽不懂呢?”

  傅偲朝窗外看眼,覺得有些眼熟。

  保安放行了他們的車,那婦女見狀開始硬闖,貼著趙薄琰的車便往里走。

  保安追上前,婦人拔開腿跑了幾步,但到底不是年輕人的對手,很快就被人扯住了。

  傅偲落下車窗,總算是看清了那人的臉。

  梁母一看到她,也認出她來了。

  “傅小姐,是我,我是梁念薇的媽媽,我想找你哥……”

  “我哥不住在這,你找錯地方了。”

  都多少年過去了,傅時律跟那個女人早就沒瓜葛了。

  “我知道昨天你結婚,今天肯定都會到這邊來。傅小姐恭喜你了,結婚是天大的好事,我昨天很安分,我沒有去找你們……”

  梁母說著,掙開保安的手,跪到了地上。

  她在堅硬的地面上咚咚地磕著頭,眼看額頭上一片發紅,甚至滲出血漬來。

  傅偲看得心驚膽戰,“你別這樣!”

  嘀嘀——

  正在這時,后面有車進來,傅偲看眼后視鏡,這么巧,居然是傅時律。

  梁母也認出了傅時律的車,她趕忙起身過去,身子撲在車窗上,“時律,你看在以前的情分上,幫幫我們吧。”

  盛又夏和孩子還在車上,男孩好奇地問道:“媽媽,這是誰啊?”

  盛又夏神情淡漠,“不認識,陌生人。”

  “可她都喊出爸爸的名字了。”

  盛又夏白了駕駛座上的男人一眼,“你說我應不應該把他一腳踢下去,讓他跟別人去敘敘舊?”

  男孩聽到這話,小心翼翼地看向盛又夏。

  真的假的啊?

  他湊近問了句,“真的可以嗎?”

  傅時律一回頭,聲音嚴肅,“你找打是不是?”

  “媽媽,你真的可以踢爸爸下去嗎?快啊,別猶豫!”

  傅時律沒再理睬,方向盤一打,從趙薄琰的車旁開了過去。

  兩輛車一前一后提了速,梁母見狀只好飛快地跟在后面。

  保安還想攔,她這次有準備了,從包里掏出一把小刀,“別攔我,我就追上去說幾句話而已。”

  傅時律的保鏢不可能讓她帶了刀靠近的,梁母被繳了刀子后,被帶到傅家的門口。

  傅時律讓老婆和孩子都進去了。

  他站在外面等她過來,梁母一見到他,便眼淚縱橫。

  “我就薇薇這么一個女兒,她半年前真的給我打過電話,讓我過去救她。我來不及再多說上兩句,就聽到她在那頭挨打的聲音,然后……然后電話就被掛了。”

  梁念薇顯然還活著,就是找不到。

  她也去溫靜蘭那邊鬧過,可誰讓梁念薇當初是心甘情愿跟人家跑的,就算她報警了,警察也管不到國外的事。

  屋內,男孩趴在玻璃上,一邊還在好奇地發問。“媽媽,那個老奶奶是誰啊?”

  秦謹聽到這話,不由問了句,“什么老奶奶?”

  梁母這幾年頭發全白了,看著是蒼老了不少。

  傅偲在旁邊沒好氣地接了話,“就是那個梁念薇,她媽找上門了。”

  秦謹卻是全然不在意,“讓她找吧,反正這么多年了,她斷斷續續總要來鬧一鬧的。也好,這就等于是每隔一段時間在提醒你哥一下,讓他知道作為一個男人能不能糊涂!”

  男孩好奇地回過頭來,“奶奶,爸爸怎么糊涂了呀?”

  秦謹伸手揉他的腦袋,“小孩子不懂的。”

  “不懂才要問嘛。”

  “問你爸去。”

  過了會,傅時律從外面進來了。

  男孩卻是撒開腳丫子朝他沖過去,一把抱住他的腿,“爸爸,你這個男人做了什么糊涂事呀?”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