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愁閱讀 > 顧總,現在的夫人你高攀不起了 > 第34章 陸嬌炫耀,她說認識M神!
  長廊里一陣沉默。

  楚綿見他許久未發聲,她慢慢低下頭。

  顧妄琛看不到她的臉,卻聽到她小聲問:“你很怕我利用奶奶,留住你嗎?”

  顧妄琛眸子緊縮了一下,他正要解釋,便聽到病房里傳來老太太的聲音,“綿綿……”

  楚綿往里面看去,道:“奶奶醒了。”

  說罷,楚綿繞過顧妄琛進了病房。

  周秀雅正扶著老太太起來。老太太倚在床頭,瞧著楚綿,心里難過。

  顧妄琛緊跟在楚綿的身后。

  兩個人一起出現后,林海媚這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

  終于還是,走到這一步了嗎?

  一定要離婚了嗎?

  楚綿坐在床邊,幫林海媚整理了一下頭發,眼底溫柔道:“奶奶,沒事兒了吧?”

  林海媚握住楚綿的手心,可憐巴巴地問道,“綿綿,你是不是忘了奶奶的生日了?”

  楚綿立刻笑了,“奶奶說什么呢,你的生日我怎么會忘記?”

  林海媚便直勾勾地看著楚綿,追問道:“那為什么,不愿意來奶奶的生日宴?”

  “奶奶,我……”楚綿語凝。

  “阿琛和你離婚,你連奶奶都不要了?”林海媚越說越委屈了。

  楚綿感覺到心尖一陣刺痛。

  平日里,奶奶待她真的極好,和她處的像小姐妹似的。

  因為顧妄琛,就拋棄這一家真心待她好的人,似乎真的不值得。

  可是……

  這終究是顧妄琛的家人。未來陸嬌進了顧家門,他們便是陸嬌的婆家人,而不是她楚綿的婆家人了。

  “綿綿,奶奶這些年沒求過你什么。來參加奶奶的生日宴吧,你在,奶奶才安心呀!”林海媚的聲音越發的輕了。

  楚綿的心里糾結。

  她余光不經意落在顧妄琛的身上。

  奶奶的壽宴當天,他會挽著陸嬌出席吧?

  那她楚綿,豈不是像個笑話了?

  顧妄琛忽然走過來,他幫老太太掖了掖被子,說道:“奶奶,你好好休息吧,綿綿會去的。”

  楚綿心尖跳了一下。她抬眼看顧妄琛,顧妄琛的手心忽然搭在了她的肩上。

  他握了握楚綿的肩,像是在和楚綿溝通什么。

  楚綿內心煩悶。顧妄琛忽然將她架在這兒,她若鐵了心不去,恐怕要傷了老太太的心了。

  “好,奶奶,我答應你,我一定來。”楚綿莞爾,嗓音輕輕的。

  林海媚喜笑顏開,立刻點了點頭。

  見老太太笑了,顧妄琛也松了口氣,嘴角也翹起一抹弧度。

  他和楚綿對視一眼,楚綿笑的無奈。

  算了,先哄老太太開心吧!

  “奶奶,你好好休息,我先回了。”楚綿起身。

  “好好好。奶奶在生日宴等你!”

  林海媚也不再挽留,反正楚綿已經答應來了。

  楚綿向來說話算話,她答應了,就不會放她鴿子。

  顧妄琛拿起一邊的西裝外套,說道:“我送她。”

  “不用……”楚綿想自己走。

  他卻沒理會,而是握住她的手拉著她出去了。

  楚綿:“……”

  林海媚瞧著二人的模樣,總覺得兩個人之間的緣分還未斷。

  出了病房,楚綿便甩開了顧妄琛的手。

  顧妄琛的腳步停了一下,看向楚綿的背影,很快跟了上去,“你去哪兒?”

  “不用送了。”楚綿回應他。

  以前在一起的時候,也沒見他送過自己幾次。

  這要離婚了,反倒是勤快起來了。

  顧妄琛擰眉,楚綿的語氣十分冷淡,像是在回答一個陌生人。

  楚綿站在電梯前。

  顧妄琛則是站在她的身側。

  醫院外有救護車的聲音傳入耳底。

  電梯上映出兩個人的身影。

  楚綿望著這個男人,想到了他剛才和周秀雅說的話。

  ——楚綿做的這一切我很感動,但感動畢竟不是愛情!

  ——媽,你別再為難我了,我真的不愛楚綿,也沒辦法再繼續下去這段婚姻!

  他無數次的提醒她和身邊的所有人,他不愛自己。

  可她還是撞了這堵南墻,頭也不回。

  楚綿疲憊地低下頭。

  忽然聽到耳邊那人道,“楚綿,這三年,對不起。”

  楚綿轉過頭看他,四目相對。楚綿笑了笑,故作坦然地說道:“對不起什么,都是我一意孤行罷了。”

  以前會責怪顧妄琛,為什么不愛自己。

  也會埋怨陸嬌,為什么要橫插一腳。

  現在摔了,疼了,知道從自己的身上找問題了。

  走到今天這一步,誰也不怪,只怪自己。

  “我會彌補你。”他說。

  楚綿眼底里閃過一絲諷刺。

  她才不屑顧妄琛的補償。

  電梯門打開,楚綿走進去。

  顧妄琛要跟進來,卻被她攔在外面。

  楚綿抬眸,莞爾一笑,嗓音淡淡的:“不必了,顧先生止步吧。”

  顧妄琛平靜地看著她,腳步往后退了退。

  楚綿微微笑,滿意地收回了手。

  電梯門慢慢關上,顧妄琛始終望著她,直到看不見。

  楚綿咬著唇,深吸了一口氣。

  就止步到這兒吧,顧妄琛。

  楚綿剛從醫院出來,就撞到了迎面而來的陸嬌。

  她穿著粉裙子,漂漂亮亮,像個小公主。

  陸嬌將楚綿從頭到尾打量一番,問道:“你來看奶奶?”

  “要和你報備嗎?”楚綿瞇眼,話里帶刺。

  陸嬌哼了一聲,“囂張什么?等我回頭送了奶奶雪蓮草,你看奶奶還高不高看你一眼!”

  “哦?我倒是聽聞,黑市昨天將雪蓮草封箱了,原來是被陸家買去了?”楚綿莞爾,忽然來了興致。

  “那當然!陸家想要的東西,就沒有失手過!”陸嬌揚起下巴,她來到楚綿的面前,瞪著楚綿說:“m基地你不知道吧?”

  楚綿瞇眼,m基地?那她可太知道了!

  “不知道呀,m基地是什么?陸小姐你知道我的,我兩耳不聞窗外事,只知道和顧妄琛有關的消息!”楚綿眨眨眼,扮起了小白兔!

  陸嬌一聽,眼底閃過一絲嫌棄。她沒懷疑,楚綿確實是這樣的。

  除了顧妄琛的事兒,其余的她都不感興趣。

  “楚綿,你真老土。竟然連m基地都不知道?”

  “大名鼎鼎的m神,可是我的朋友呢!我這株雪蓮草呀,就是他給我弄來的呢!”陸嬌悶哼了一聲,十分得意和傲嬌。

  楚綿立刻瞪圓了眼睛,藏著眼底的諷刺,故作驚訝,“是嗎?陸小姐這么厲害啊?”

  m神怎么不知道她還有這個朋友?

  不過,陸嬌好像也沒說謊。某種意義上,她們確實是朋友。

  陸嬌絲毫沒聽出楚綿語調里的諷刺,“楚綿,奶奶的壽宴你會來吧?”

  “你若是好好巴結巴結我,到時候,我給你走個后門,讓你看看雪蓮草長什么樣子吧?嗯?”

  楚綿勾唇,笑而不語。

  陸嬌瞥了她一眼,只當她是在強顏歡笑。

  她整理著頭發和衣服,一副大小姐做派說著:“畢竟像你們楚家這樣的家庭,恐怕這輩子都接觸不到雪蓮草這樣珍貴的藥材!”

  楚綿瞇眼。楚家這樣的家庭?

  楚家怎樣了?

  雖說不是四大家族之一,但在全國也是名聲在外!

  “那我,先謝謝陸小姐了?”楚綿歪歪頭,語調輕快,“奶奶壽宴當日,可一定,一定要讓我看一看雪蓮草呀!”

  楚綿的語氣里還真帶著一絲巴結的味道。

  這讓陸嬌感覺十分滿足!

  “放心,我們畢竟好閨蜜一場。一定給你看看!”陸嬌揚起嘴角,笑得張狂!

  楚綿眼底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冷厲。

  看來這生日宴,不去,也得去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