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愁閱讀 > 開局暴揍九個師傅,下山即無敵 > 第28章 蘇玥的不甘心
  “我媽媽……”

  小奶團絞盡腦汁去想,可在腦海中搜索良久,仍是一片空白。

  無奈之下,只能搖了搖頭,如實道:“大媽媽,我不記得媽媽在哪了,這個城市沒有我媽媽的記憶,所以我想不起來。”

  蘇玥越聽越糊涂,沉思片刻后,又問道:“那你還記得你媽媽叫什么嗎?”

  媽媽的名字……

  小奶團對上蘇玥的目光,隱約間,好似想起她呼喚自己母親的畫面。

  “煙兒……”

  “煙兒,你怎么又講鬼故事嚇唬可欣?”

  “蕭煙兒,你別做傻事!”

  “……”

  “我記起來了,我記起來了!”

  忽而,小奶團黑溜溜的大眼睛里閃著光,興奮道:“我媽媽叫蕭煙兒,蕭蕭落木的蕭,煙花的煙,可人兒的兒!”

  蕭煙兒?!

  這三個字,瞬間讓全場陷入一片死寂!

  齊衡和齊妙妙或許不知蕭煙兒的來頭,可出身豪門的蘇玥,以及混跡商界多年的方城又豈會不知?

  這蕭煙兒,乃是魔都四大家族之首的蕭家千金,前幾日才剛辦了成人禮,為此還占據了各大平臺的頭條呢!

  “這……這怎么可能?”

  “蕭煙兒不是才剛成年嗎?你要是她閨女的話,那豈不是……”

  蘇玥雙目圓瞪,臉上流露著一抹詫異。

  也難怪她這么震驚了。

  畢竟蕭家在商界中地位非比尋常,且在傳言中,蕭煙兒自小跟隨高人修行,學成歸來便前往國外進修金融學了,根本不可能和齊等閑有交集。

  再者,她又時常在大屏幕前活動,哪有機會懷孕生子啊?!

  “不可能,絕對不是蕭家的那個蕭煙兒!”

  這時候,方城也篤定道:“人家可是云端上的月亮,老齊就算再不是人,也不可能十幾歲的姑娘干壞事啊!”

  二人暗暗認定,小奶團口中的蕭煙兒肯定是另有其人。

  殊不知。

  此時的齊等閑心底,卻掀起了萬丈波瀾!

  本來這孩子就是穿越來的,那蕭煙兒……該不會就是他的未來老婆之一吧?

  想到這,齊等閑內心翻涌,索性從網上找出了蕭煙兒的照片,擺在了小奶團眼前,“可欣,你看看,這個人是不是你媽媽?”

  “是她,她就是我媽媽!”

  瞧見了照片,有關母親的記憶也愈發的清晰。

  小奶團眸光一亮,驚喜道:“爸爸,她就是我媽媽,我們什么時候去找媽媽啊!”

  什么?!

  蕭煙兒還真是她媽媽!

  蘇玥傻眼了。

  方城也愣住了。

  “齊等閑,你還算是個人嗎?蕭煙兒才多大啊,你居然,居然……”

  蘇玥心血上涌。

  一時間,胸腔也因憤怒而劇烈起伏。

  “我沒有啊,我連見都沒見過她,怎么可能跟她有孩子呢?!”

  齊等閑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啊。

  一旁的小奶團見狀,信誓旦旦道:“大媽媽,爸爸沒有騙你,爸爸現在真的沒見過媽媽,而且媽媽也沒生下我呢!”

  說著,她掰著手指,小臉上布滿了正色,“在我那個世界,昊昊哥已經十二歲了,我比昊昊哥小八歲……”

  “哦!我知道了!我媽媽是在三年后才生我的!”

  三年后才出生?

  可眼下站在他們跟前的,是真真切切的四歲小女娃啊!

  蘇玥揉了揉眉心,有些幽怨地瞪了眼齊等閑,“齊等閑,你要是在外面有人了,直說便是,何必讓一個孩子編造謊言?”

  “現在又是穿越,又是三年后出生的,你覺得我會信嗎?”

  聞言,齊等閑也頗為無奈道:“玥玥,我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跟你解釋,但我被綁的這五年,真的沒有做任何對不起你的事。”

  “如果你不信,可以留下來看,時間會證明一切的!”

  “留下來?”

  蘇玥恍如聽了個笑話,冷嗤道:“齊等閑,現在你說的話,我一個字都不信,你為什么要留下來消耗我的時間?”

  “我已經在你身上浪費了九年青春,難道還不夠嗎!”

  眼瞧著局勢逐漸不對,方城急忙打起了圓場,“校花,你也消消氣,我看老齊這樣子也不像是說謊,他自個都是懵的。”

  “咱們就算要走,要分,也不能不明不白的是不是?”

  沒錯。

  從大一到畢業,從結婚到現今,足足九年的光華,哪是他一句不知道怎么解釋就能擺脫的?

  “齊等閑,就算你說我糾纏你也好,說我賴著不走也罷。”

  “我跟了你四年,等了你五年,現在你跟別的女人有了孩子,還口口聲聲的說沒對不起我,求我留下……”

  “好,那我就留下,我倒要看看到底是個什么樣的女人,能讓你在大喜之日丟下我跑了,能讓你帶著孩子一起編造謊言來騙我!”

  蘇玥紅著眼眶,眸底閃爍著不甘和悲憤。

  九年啊。

  一個女人的一生,能有幾個九年,能有幾個青春?

  她就想要個答案,要個徹底死心的真相!

  “玥玥,不管你信不信,我齊等閑這輩子都不會辜負你。”

  “我絕不會再丟下你了。”

  對上摯愛的目光,齊等閑目光灼灼,心中更是暗暗發誓,不論可欣所在的那個世界如何……但此生,自己一定要讓蘇玥成為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聞言,蘇玥心中動容,

  可念及今日的荒唐,那份暖流也逐漸凝固,化為了零度寒冽,“這種假話不必再說了,我只是暫住在你們齊家,該付的生活費我還是會給,大家各過各的好。”

  丟下一句話,蘇玥并未在大院內丟留,而是牽著昊昊回了里屋的客房。

  望著一大一小逐漸消失的背影,齊衡也是百感交集,沒好氣地瞪了眼齊等閑,“你自己看看你干的好事!”

  “我平日里怎么教你的?做人要有責任心,絕不能三心二意!你……唉!”

  訓斥了幾句,齊衡重重地嘆了口氣,甩袖道:“往后,你就好好待蘇玥,切莫再讓人家傷心了。”

  “我知道的,爸。”

  齊等閑點了點頭,眸底閃爍著堅定。

  只要她能留下……

  那自己就還有力挽狂瀾的機會!

  鈴鈴鈴——

  恰逢此時,一道急促的手機鈴聲突兀的響起。

  齊等閑先是一愣,掏出手機才驚覺,來電人竟是之前在元季樓相識的錢云賀!

  奇了怪了。

  這賭石大會不是在后天嗎?怎么這會就找上自己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