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愁閱讀 > 開局暴揍九個師傅,下山即無敵 > 第64章 你信我
  “等我干什么?”

  火鳳凰眉眼清冷,淡淡地瞥了眼跟前的男人,“難不成,周總是被同伴拋棄了,所以就想來跟我組隊了?”

  “這……”

  周陽面露難堪,訕笑道:“上次死斗是個意外,我當真不知道鳳凰姐也在a組啊,要不然就算給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臨時倒戈跑去b組的!”

  “您看,我這次不就意識到錯誤,專門在門口等您了?”

  說著,他又湊了上去,故作神秘道:“鳳凰姐,你是不知道啊,我這次花了大價錢,可算是買到了一個好貨,那小子是所有死奴里頭最有血性,也是最厲害的一個,只要咱倆組隊,我包您能贏下這次死斗!”

  包贏?

  火鳳凰冷冷一笑,最見不得這種打嘴炮的人。

  “你愛跟誰組隊就跟誰組隊,反正……我這邊不待見!”

  “弟弟,我們走!”

  一邊說,她順勢牽過齊等閑的手,大步流星地朝死斗場而去。

  “哎!”

  “鳳凰姐,鳳凰姐!”

  接連呼喊了好幾聲,可女人卻聽若不聞,只留下一個輕蔑決然的背影。

  見此一幕,周圍的賓客偷笑不止,看向周陽的目光都透著幸災樂禍。

  “這周陽也是搞笑,上次坑了火鳳凰五千萬,現在還想去討好人家呢?這不是沒事找事,欠得慌嗎?”

  “我去,周陽膽子這么大?連夜場女王都敢坑?”

  “誰知道啊?反正自從那件事之后,整個江城就沒人再敢做周家的生意了,生怕會引起火鳳凰的不滿,白白牽連到自己!”

  “……”

  眾人你一句我一句,不小的議論聲也悉數涌入周陽耳中。

  剎那間,他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胸腔之內也燃起了熊熊怒火!

  死賤人!

  真以為自己有權有勢就了不起了?

  “有本事走著瞧!”

  “今晚,老子讓你們全都血本無歸!”

  ……

  話分兩頭。

  斗獸堡,死斗場!

  落座于第一排的貴賓席位上,齊等閑足以看清整個死斗場的內景。

  四周圍繞著胳膊粗的鐵桿,如同一個巨大的鳥籠,牢牢囚禁著里面的死奴。

  而身處其中的一行人,個個蓬頭垢面,衣衫襤褸,隔著好幾米遠,都能嗅到一絲作嘔的臭味。

  “真惡心,這群人都不洗澡嗎?”

  “洗什么澡啊?聽說他們拉屎撒嬌都在籠子里呢!”

  “就是,一些畜生罷了,還指望他們能干凈到哪里去?反正啊,能給我們賺錢就行了!”

  “……”

  同排的賓客們議論紛紛,眼底散發著對死奴的嫌惡。

  聞言,齊等閑的目光掠過眾人,腦中也浮現起周陽和火鳳凰的對話。

  不禁問道:“對了大師姐,這武宴的規則是什么?”

  “怎么你們還要分組比斗,而且分了組之后,還會遭人臨時倒戈背叛的?”

  這話不提還好,一提起來,火鳳凰就騰起了一肚子火。

  當即,她也不瞞著,一五一十道:“其實組團決斗并不是死斗場的規則,而是我們自行研究出來的作戰形式。”

  “第一,抱團參散能提高獲勝率,第二,采用田忌賽馬的方式進行對決,避短揚長,也能提高整體的獲勝率。”

  “至于死斗場的規則……那就是沒有規則!”

  聽罷,齊等閑心中了然。

  怪不得他們分了組后還能臨時倒戈,毫無規矩可言,原來這只是參賽者之間的君子協議……

  不過也是。

  在絕對利益面前,口頭協議又算得了什么?

  頓了頓,他微微偏頭,再度看向身旁的火鳳凰,淡淡道:“你沒少來參加這種武宴吧?”

  也難怪他這么問了。

  以火鳳凰對賽制的熟絡程度,儼然不是頭一回參與武宴對賭。

  但。

  為何她當初就沒想到借機靠近陸其,而是等自己出現后,才想到了誘餌一說?

  “記不清了。”

  說來,這火鳳凰也算老實,絲毫沒有隱瞞其等閑的意思,“自從我知道斗獸堡是陸其的私產之后,只要有武宴開展,我就沒有缺席過。”

  提及此,她眼眸一沉,眸底皆是藏不住的懊惱。

  “剛開始,我尋思組隊參加死斗,可能會增加獲勝的機率,可我沒想到,一次隊友比一次蠢,搞到最后都輸給別人了。”

  “就你剛剛看到的死胖子,上回武宴的時候坑了我,平白輸了五千萬不說,還害我錯失了接觸陸其的機會!”

  弄清緣由,齊等閑也不在意這些無謂旁枝,而是將目光落在了死斗場的死奴身上。

  看樣子,想要在死斗場奪下魁首,可并非一件易事啊!

  “大師姐,里頭的人就是我們要挑選買賣的嗎?”

  “對。”

  火鳳凰點了點頭,旋即好似想到了什么,一把挽住齊等閑的胳膊。

  眼底透著光,“好弟弟,要不你幫我看看吧!你能力比我強,能看出哪個死奴更有贏的把握嗎?”

  聞言,齊等閑瞇了瞇眼,鋒銳的目光掃過場內所有的死奴。

  最終。

  定格在了一個瘦弱的男子身上。

  “左邊第三個,長頭發的。”

  什么?

  順著青年的目光而去,火鳳凰瞪大了眼睛,臉上的質疑更是難以掩飾。

  “你認真的?”

  “那家伙瘦瘦小小的,瞧著就是個病秧子,保不齊連人家一個拳頭都頂不住呢!我們要是選了他,八成就廢了!”

  撲哧——

  正說著,一道嗤笑聲從二人的身后傳來。

  旋即,便是陣陣譏諷。

  “鳳凰姐,你這幫手行啊!一上來就選走了最差勁的貨,敢情是想把好貨都留給咱們呢?”

  “哈哈哈哈哈,我說鳳凰姐,以你的身價,上次輸給我們的五千萬不就是灑灑水嗎?怎么還玩急眼了,什么阿貓阿狗的話都能信?”

  “別說咱們沒提醒你,我瞧這小子挺面生的,應該是頭一回參加斗獸堡的死斗吧?連點經驗都沒有的新人,換我我是不敢用!”

  “哎!人家鳳凰姐是誰,用得著你提醒嗎?指不定啊……那小子是她帶來看世面的小白臉呢!”

  “……”

  幾人你一句我一句,言語間皆是對齊等閑的鄙夷。

  不過也是。

  斗獸堡隱秘至極,即便是江城上流,也并非每個人都知道的存在。

  自然,在死斗場面前,又何來的專家可言?

  說白了。

  這小子不就是火鳳凰身邊的小白臉嗎?

  與此同時。

  火鳳凰的目光掃過幾人,眉眼更是清冷到了極致,“上次你們是怎么贏下死斗的,心里難道不清楚嗎?”

  “我不同你們計較,是我不屑和一群垃圾浪費時間,但……”

  “若誰還敢目中無人,讓你們幾個從江城消失,我想,恐怕也不是什么難事吧!”

  咯噔!

  一道驚雷在幾人的腦中炸開!

  霎時,嘴角的譏笑也僵在面部,渾身汗毛更是直挺挺地豎了起來!

  開玩笑,跟前這女人是誰?

  那可是權勢遍布龍國,控制整個江城地下的夜場女王啊!

  倘若真因嘴賤而得罪了她……

  嘶——

  這后果之大,無人得以想象!

  短短一瞬間,周圍陷入一片死寂,所有人都坐立不安,更別說是對火鳳凰和齊等閑肆意指點了。

  見狀,火鳳凰挑了挑眉,重新將注意力落在了死斗場的死奴身上。

  “弟弟,你覺得右邊第二個怎么樣?”

  “那家伙又高又壯的,肯定很厲害!”

  然而!

  還不等她話音落下,就被齊等閑漠聲打斷了——

  “想贏比賽,你就聽我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