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愁閱讀 > 開局暴揍九個師傅,下山即無敵 > 第106章 黑血塊
  “白家主。”

  面對這驟然轉下的局勢,齊等閑面無懼色,只是冷冷瞥了眼白宏州,寒聲道:“這就是你們白家的待客之道?”

  “這……”

  白宏州面露難色。

  心中雖是擔憂兒子,可齊等閑的本事如何,沒人比他更清楚!

  先不說那超脫凡俗的功法,單憑這煉藥秘術,就足以讓各大家族趨之若鶩!

  畢竟。

  這世間的煉丹師寥寥可數,哪怕是能煉出下品丹藥的煉丹師,都會被豪門大族尊為座上賓。

  更何況……

  那青年所煉制出的丹藥,乃是肉眼可見的上品佳藥!

  “都給我住手!”

  斟酌片刻,白宏州暗暗咬牙,打算賭上一把!

  “既然齊先生說了,這是正常現象,那就再等一等!”

  “若是真讓霖兒病情加重,到時再問責也不遲。”

  眾保鏢一聽,當下也極為識趣。

  一眨眼的功夫,便悉數退出了房間。

  見狀,那白霖之母溫如玉,可就沉不住氣了,惱怒道:“老白,你瘋了是不是?他都把我們兒子害成這樣了,你還護著他?”

  “你,你……”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她便止不住的委屈和埋怨,“你真的是要氣死我啊!本來我能活一百歲,現在就只能活個八十歲!”

  “嘔!”

  正吵鬧間,床上的白霖忽而撲到床邊,嘔出一灘腥臭的黑血塊!

  不僅如此!

  等吐得只剩膽汁后,又兩眼一黑,當場昏厥了過去!

  “啊!”

  “霖兒!”

  霎時,全場亂作一片!

  所有人都圍了上去,有些無措地望著嘔吐中的白霖,全然顧不上彌漫在空氣中的惡臭。

  “老白,這……這些都是什么啊?”

  溫如玉傻眼了。

  整個人僵在原地,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是好。

  不僅是她。

  就連白家的兩大千金,也同樣滿臉驚愕,心中更是掀起了萬丈狂瀾!

  “爸,你看!這血塊好像還會動!”

  隨著大女兒白棲顏一叫喚,也引起了二女兒白少欣的注意。

  登時!

  白少欣花容失色,連帶著呼吸都急促了不少!

  “爸,大姐說的是真的!我也看到了!”

  “那個黑血塊是活的,它在動!”

  短短一瞬。

  母女三人的驚呼聲此起彼伏,眉眼中也閃爍著驚恐之色。

  反觀那齊等閑。

  非但面無憂慮,反倒暢快一笑,“好了!吐出來就沒事了!”

  什么情況?

  吐出會動的黑血塊,反倒還是好事?

  溫如玉冷著臉,心道這小子還真會睜眼說瞎話!

  “好你個姓齊的,怪不得我家老白會被你糊得團團轉呢!”

  “我兒子都被你嚯嚯成什么樣了,你還能笑得出來?還有臉說他吐出來就沒事了?!”

  也難怪她惱火了。

  本來,這溫如玉就不信一個年輕人能有多高的醫術,加之這會又是加劇兒子腹痛,又是讓其嘔吐的……

  怎么看都不像是正經療法!

  “我說沒事就沒事!”

  起初。

  齊等閑出手救人的由頭,無非是念及自己才是陸其的目標,而白霖是受他牽連,才會有此劫難。

  可眼下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溫如玉斥責羞辱,任憑青年脾氣再好,內心也難免會感到不滿!

  當即,齊等閑瞇了瞇眼,幽深的寒眸恍如不見底的黑潭。

  言語間,嗓音更是冷到了極致,“如若有事,任何后果我來承擔!”

  說罷,也不等溫如玉母女回過神來。

  齊等閑三兩步就來到了床邊,扶起昏迷中的白霖,朝著他腹部就是一頓指按。

  龍行七,虎走三。

  靈力為主,手法輔!

  在一套眼花繚亂的指法之下,昨日藏于男孩體內的銀針,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鉆出體外……

  嘩!

  剎那間,母女三人一片嘩然!

  怎么也沒想到,對方居然能憑空讓銀針鉆出腹腔!

  “老白,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們兒子肚子里怎么會有銀針?到底是哪個王八蛋這么歹毒,還往霖兒肚子里扎針!”

  溫如玉又急又怒,言語中也帶著濃濃的哭腔,“我可憐的兒子啊,這么長的針扎在肚子里,那得多遭罪啊!”

  “閉嘴,別吵了!”

  白宏州冷斥一聲。

  不得不說。

  他到底在商界混跡了幾十年,鷹眼一盯,草木曝形,又豈會瞧不出兒子的狀態正逐漸轉好?

  但!

  這斥責一出,那溫如玉可不干了!

  想當初,她本是武道家族千金,打小就不愛紅妝愛棍棒,性子難免比尋常千金粗獷不少。

  加之。

  她也不是無知之人,深知自己和名媛不是一路人,老早就斷了嫁入豪門,迎合上流社會的念頭……可偏偏,愛情來得太快就像龍卷風。

  一次美女救英雄結識了白宏州,二人便迅速跌入愛河。

  而她,也因深愛人的一句承諾,一句會一生一世對她好的承諾,斷然背棄初衷嫁入豪門!

  可誰曾想!

  如今才過了二十多年,這老東西就開始甩臉子了?

  “姓白的,你要是不想跟我過了,你當年就別娶我啊!我兒子被人害了,我還不能發脾氣,不能找他算賬了是不是?!”

  “我告訴你,我不管你出于什么原因不收拾他,但霖兒也是我兒子!”

  “你這個當爹的不護著,我這個當媽的自己護!”

  一邊說,她扭頭瞪了眼齊等閑,眉眼中一片慍色:“姓齊的,我家霖兒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必要跟你決一死戰!”

  聞言,齊等閑嘴角一抽。

  心道這白宏州瞧著斯斯文文的,怎么偏喜歡虎婆娘?

  “別急。”

  “若三分鐘之后,白霖病情未愈,我任由你們處置!”

  齊等閑背負著雙手。

  從始至終,神色都一派從容。

  一旁的白少欣看在眼里,心中不禁浮起一抹欣賞。

  到底是父親認可之人,光是這份鎮定,便足以碾壓不少同輩!

  想到這,她心念一動,輕拉著溫如玉的手,安撫道:“媽,爸爸也不是亂來的人,既然他這么信任齊先生,肯定是爸爸的原因的。”

  “要不,我們就給他三分鐘?”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