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愁閱讀 > 開局暴揍九個師傅,下山即無敵 > 第181章 上清秘林,長林墓
  沉默片刻,齊等閑擰了擰眉,沉聲道:“方文,你知不知道那巫王是什么來頭?”

  “能有什么來頭?”

  方文冷嗤一聲,不屑道:“整個黑火總部的高層都知道,那家伙壓根算不上巫王,只是巫族里的高階巫師。”

  “當年他自不量力,想要謀權篡位成為新任巫王,結果造反失敗被逐出了巫族。”

  原來如此……

  三人暗暗松了一口氣。

  “我就說呢,這巫族與世無爭了這么多年,這么可能突然跟黑火扯上關系。”蕭煙兒嘟囔一聲。

  火鳳凰微微頷首,附和道:“陸其跟這個叛徒扯上也好,至少斷了他拉攏整個巫族的年頭!”

  也難怪她這么說了。

  巫族隱世多年,巫王之位也是一脈相傳。

  那高階巫師既起了造反之心,妄圖打斷巫族百年傳承,自立為王,必然會落得一個叛徒的下場……

  自然。

  跟叛徒為伍的黑火組織,又豈能得到巫族的青睞?

  放下心后,火鳳凰又繼續道:“除此之外,你還知道什么?比如黑火組織近期的動向,他們有什么行動?或者有什么計劃?”

  但!

  好在她不是孤軍奮戰!

  她有夜場女王大師姐,有神醫鬼手二師姐,還有替她擺平蕭氏風波的小師弟!

  “大師姐,二師姐,小師弟……”

  “這段時間,辛苦你們了!”

  蕭煙兒內心泛濫,美眸也染上了一層氤氳。

  見狀,夏清羽點了點小師妹的眉心,樂道:“都這么多年了,你這丫頭怎么還喜歡哭鼻子啊?”

  “好了,別煽情了,先救人要緊!”

  “嗯!”

  蕭煙兒燦爛一笑。

  當下也不耽擱,趕緊上樓將丹藥融水,親自喂于父親服下。

  果不其然!

  由二師姐煉制的丹藥,效果奇佳!

  不消片刻,昏睡半月的父親便悠悠轉醒,蒼白的面色也漸漸紅潤!

  “煙兒……”

  蕭父輕咳幾聲,雖沒什么氣力,可精氣神明顯好了不少。

  “二師姐……”

  “等閑,我好看嗎?”

  夏清羽微微抬手,玉指劃過青年的胸膛。

  剎那間,齊等閑只覺得電觸一般,連帶著嗓音都顫抖不少,“好,好看……”

  “你騙人。”

  夏清羽本就屬清冷一掛,此刻一聲嬌嗔,倒平添了幾分魅惑,“你要是真覺得我好看,怎么還能忍得住?還不把衣服脫了?”

  “可你是我的二師姐,我們……”

  “二師姐又怎么樣?又不是親姐弟,哪有什么可不可以的?”夏清羽在青年耳鬢廝磨,“等閑,師姐不忍心看你難受……”

  “聽話,你讓師姐幫你吧……”

  一聲聲蠱惑之下,她又將玉手探下,輕拽著齊等閑的褲邊。

  這清晰的拉扯感,以及要命的壓迫感……

  登時,青年腦子一空,哪里還把持得住?

  “二師姐,這可是你主動的!”

  “希望你別后悔……”

  憋得太久,齊等閑嗓音嘶啞。

  恍如一頭饑腸轆轆的猛獸,再也無法抑制內心的渴望!

  “等閑,不是,我……唔!”

  齊等閑套著外衣,目光卻始終落在夏清羽身上。

  直至對方收拾妥當,翻窗離去后,他這才暗暗松了口氣,起身將反鎖的房門打開。

  然而!

  這門一開,大師姐竟直竄而入,敏銳地掃視里頭的一切!

  “大師姐,你不是說有事嗎?怎么進了屋也不吭聲啊?”

  齊等閑伸了個懶腰,打算先發制人。

  豈料,對方卻轉過身來,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臭弟弟,之前也沒見你睡覺鎖門啊……怎么,你昨晚在房間藏女人了?”

  咯噔!

  被戳中了心思,齊等閑多少有些做賊心虛。

  但,只要他臉皮厚,打死不承認,那誰也拿自個沒辦法!

  “大師姐,你就別打趣我了!”

  齊等閑摸了摸鼻子,嘿嘿一笑道:“咱們昨晚上都呆在一起,我要是臨時藏女人了,你們不全知道了?”

  “再說了,我都有孩子了,誰愿跟我啊!”

  這話聽著沒毛病。

  可他騙騙別人還行,要想在夜場女王這兒蒙混過關,那還差得遠呢!

  “是嗎?那看來是我多想了。”

  火鳳凰笑了笑,也不戳破。

  畢竟,這空氣里殘留的曖昧,以及枕頭上還未掃去長發發絲,都足以證明她內心的猜想……

  “大師姐!”

  齊等閑來不及聽她念叨,急忙打斷道:“我現在來找你,你先幫我查一下,蘇玥和昊昊現在的位置!”

  這冷不丁的請求,不由讓火鳳凰有些意外。

  本來,她還想再多問幾句,可還問出口,那頭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沒辦法。

  火鳳凰只能先安排人手調查,等對方來了紅巷樓,這才將心中的疑惑拋出——

  “等閑,你要蘇玥和昊昊的位置干什么?是不是他們出什么事了?”

  “嗯。”

  齊等閑點了點頭,冷著臉解釋,“我剛才回家,聽可欣說蘇玥最近很奇怪,私下會帶著昊昊一起辱罵她……”

  “我懷疑,蘇玥被陸其綁架那會也被下蠱了!”

  什么?

  火鳳凰一聽,臉色也凝重了不少!

  “蘇玥不是沒什么不舒服的嗎?怎么也會中蠱呢?”

  “表面正常,身子也沒什么異樣,但行為和性格跟以前完全不一樣。”齊等閑沉聲道。

  嗯……

  蘇玥細細回憶,一五一十道:“那個綁匪給我發信息,讓我把昊昊帶到上城區的一湖心茶館,然后有個穿黑袍的男人在昊昊身上畫圖,還讓他站在一個圖像中間。”

  “這幾天都這樣,別的就沒干什么了。”

  畫圖?

  還要站在圖像中間?

  齊等閑和火鳳凰相視一眼,隱隱嗅到了一絲危險。

  沉默片刻,他又道:“玥玥,你還記得那些圖的樣子嗎?能不能畫下來給我看看?”

  “能畫。”

  蘇玥點了點頭。

  可女人的第六感向來敏銳,更何況是關乎自己的親骨肉?

  這不,答應過后,她看了眼身側的小家伙,又抬起雙眸,直勾勾望著面前的青年,“等閑,你老實告訴我,昊昊是不是出事了?”

  “這……”齊等閑猶豫了。

  可斟酌過后,還是決定坦然相告。

  畢竟,作為昊昊的母親,她有權知道兒子的狀況。

  “昊昊也中毒了,但他體內的毒很奇怪,好像是活的……玥玥,你先把圖畫出來,說不定我看到圖之后,能找到救昊昊的辦法!”

  “好,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