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愁閱讀 > 陸總別追了夫人已嫁人 > 第823章 番外
  時念這天去上班的途中,被一輛失控的

  汽車撞到了。

  她送醫院搶救,昏迷了一整天。

  原本在國外談生意的陸景洐得知消息后馬上從國外趕了回來。

  等到時念蘇醒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凌晨五點半。

  病房內,陸景洐一直守在她身邊,兩個孩子在隔壁的床上已經睡著了。

  時念睜開眼,看到的便是男人那張英俊冷毅的面孔。

  但他臉色很差,黑眼圈特別嚴重,下巴上長出了青色胡渣。

  陸景洐見她醒了,連忙扶著她,“念念,你終于醒了,你現在身體虛弱,不要亂動,小心傷口裂開。”

  “你是誰呀?”時念盯著他打量。

  這句話,讓向來冷靜沉穩的陸景洐慌亂了神。

  他緊張地握住時念的手,急促說道:“念念,也是你丈夫啊!”

  “你是我丈夫嗎?可是我怎么什么印象都沒有?”時念眨巴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困惑不解地看著他。

  聽言,陸景瞳猛地怔住了。

  難道她失憶了?

  不……她怎么能失憶呢?

  “念念,你真的記得我嗎?”他握住她的雙肩,語氣激動地問道。

  時念點頭,“嗯。”

  “我去叫醫生來。”

  陸景洐說完就跑出病房,找醫生。

  沒過多久醫生過來檢查,皺眉說道:“她的腦部受到撞擊,有淤血塊壓迫神經,導致記憶力喪失。等瘀血散去,應該就會記起來了。”

  聽聞,陸景洐渾身僵硬住了。

  時念忘記他了,忘記他了。

  醫生離開之后,陸景洐在床邊守著她,握住她冰涼的小手。

  因為不記得他了,所以現在對于時念來說,他就是個陌生人,在手被他握住的瞬間,她嚇得縮手。

  陸景洐眼眶泛酸,他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體會過這種心痛難受的感覺了。

  他緊抿薄唇,用盡全力忍著自己的情緒波動,不敢讓自己露出異樣。

  他怕她會害怕,也擔心她會討厭他。

  時念躺在床上,側過臉,看著他。

  陸景洐察覺到她正盯著他看,于是緩緩轉過臉來,沖著她扯出一抹淺淡的笑。

  時念眨了眨眼,歪著腦袋看著他。

  她的眼神純粹得如一片干凈透明的湖泊。

  嘴里嘟噥了一句:“長這么帥,我眼光還挺不錯的。”

  雖然她嘟噥的很小聲,但是陸景洐耳朵尖,聽得清清楚楚,剛剛難過的心情,因為這句話而消散不少。

  他立即彎下身來湊近她,問:“你剛剛在說什么?”

  “沒,沒什么。”

  時念有些害羞而回道。

  看著她害羞的模樣,陸景洐突然不那么焦慮了,記憶總會回歸的。再著急也沒有用。

  陸景洐盯著她看了許久,忽然伸手摸了摸她的臉蛋,笑著說:“念念,我愛你。”

  “……”

  這突然的情話,讓時念臉漲的通紅,有些不適應。

  她小聲嘀咕:“好肉麻哦!”

  陸景洐挑挑眉,“我愛你是事實,不是肉麻。”

  “……”

  時念無語凝噎,竟然無法反駁。

  陸景洐看著她,微笑著說:“念念,我去趟衛生間。”

  時念乖巧地答應著,“好。”

  陸景洐站起身,準備離開,突然又折返回來,在她唇角偷了個香。

  這舉動把時念搞懵逼了。

  他親完她就走,也不給她反應的機會。

  她呆坐在床上,看著他瀟灑利落的背影,愣了許久。

  等她緩過神來的時候,她捂著自己發燙的臉頰,心砰砰狂跳不停。

  她竟然莫名其妙被占了便宜,而且她似乎并不生氣。

  難道她已經習慣了?

  應該是,畢竟他們是夫妻。

  在她失憶前,這種親密舉動,他們肯定做過很多次。

  時念越想,臉越紅。

  陸景洐進了衛生間,不久后走出來,見時念仍然保持剛才的姿勢坐著,他勾唇一笑,朝著病床走去。

  他伸手將她抱進懷里,柔聲說道:“怎么了?”

  溫熱的呼吸吹拂在臉上,令時念心跳更快了,像只小兔子般,不安分地跳著。

  “你,別親我。”

  陸景洐低眸看著她,深邃如海洋的雙眸中帶著絲絲寵溺,他輕聲說:“念念,我們是夫妻,我親你,是合法行為。”

  他說著,低下頭吻住她的粉唇,輾轉吮吻。

  時念推拒著,掙扎著。可陸景洐卻霸道得很,她根本就掙脫不開。

  “唔……”

  他的舌撬開她貝齒,探入她口腔里,與她的丁香纏繞在一起。

  她被他吻得喘不過氣來,小拳頭錘打著他結實的胸膛。

  她的拳頭太軟綿綿的了,他根本不放在眼里,反而抓住她的雙手舉高至她腦袋的左右,加深這個吻。

  漸漸地,時念的雙腳開始發軟,身子靠向陸景洐的胸膛。

  陸景洐順勢摟住她纖細的腰肢,把她整個人都貼在自己懷里。

  “老婆。”陸景洐輕聲喚道,低啞性感的嗓音充滿磁性。

  時念閉著雙眼,小臉緋紅如霞,她輕咬著粉嫩的下唇,不知道是羞澀,還是不習慣他的親昵稱謂。

  “念念,我愛你。”

  他在她耳邊,低語,“你別躲我,也別拒絕我好嗎?我會傷心。”

  看到他難受的眼神,時念突然有些心疼他了。

  她望著他,輕聲說:“你別傷心,我就是有點被嚇到了,畢竟你現在對于我來,完全是個陌生人。”

  “就是因為你現在對我陌生,所以我們才更要親密點,這樣才有可能更快速地恢復你的記憶。”

  阿澤認真地對她說道。

  時念眨巴著一雙美眸,望著他,“真的可以?”

  陸景洐點點頭,“相信我。”

  “好吧。”

  時念妥協。

  陸景洐松了口氣,他低沉的嗓音又響起,“念念,慢慢接受我。”

  他溫柔的語調仿佛一股電流,竄遍她的四肢百骸,酥酥麻麻。

  她紅著臉,輕‘嗯’了一聲。

  “那你現在主動親我一下。”

  他提議。

  “……”

  時念睜大眼睛看著他,在他期待的目光中,在他俊逸的面容上蜻蜓點水般的吻了下,很短暫。

  陸景洐心滿意足了,他伸手將時念擁進懷里,“睡會兒吧。”

  “嗯……”

  時念閉上眼,乖巧的窩在他寬厚的懷里,沒一會兒便沉沉睡著了。

  陸景洐低眸看著時念恬靜的睡顏,忍不住俯下頭,在她唇上印下一個吻。

  在醫院半個月后,時念出院了,回到了南虹公館。

  雖然腦海里沒有對這棟別墅的任何印象,但是她一進去,就有股親切感。

  “念念,這就是我們的家。”

  陸景洐牽著她的手,每一個房間,他都帶她參觀了一圈,讓她盡早熟悉。

  “這里很漂亮,我很喜歡。”

  時念欣喜地環顧四周,由衷贊嘆道。

  陸景洐揚眉淺笑,“走吧,去吃飯。”

  他拉著她走進餐廳,餐桌上已經擺放著精致的飯菜。

  因為兩個孩子都去上學了,所以吃飯的只有他們兩人。

  陸景洐拿起筷子遞給時念,柔聲說:“嘗嘗味道怎么樣?”

  她接過筷子夾了塊排骨放進嘴里,咀嚼了幾秒鐘之后,連忙夸贊道:“嗯,很好吃!”

  聞言,陸景洐嘴角浮現淡淡的弧度,他幫她盛了碗湯,放在她跟前。

  對于男人的體貼,時念心底涌上一陣暖意。

  晚上,時念躺在床上,聽著浴室隱隱傳出的水聲,心臟跳的又快又急。

  這半個月一直在醫院里,兩人還沒有過同床共枕過。

  現在回到家里,同床肯定是避免不了的。

  要是等下他對她……

  正當時念胡思亂想之際,浴室門從里打開了,陸景洐圍著浴巾走了出來。

  他身材修長健碩,肌肉線條優雅迷人,渾身散發著成熟男性魅力。

  時念咽了口唾沫,她緊張地問:“今晚,你要和我一起睡嗎?”

  話音剛落,她的臉頓時漲得通紅,簡直無地自容啊!

  這是什么話呀!

  簡直是太露骨了……

  “呵呵。”陸景洐走近時念,盯著她紅撲撲的臉蛋,薄唇微揚,低沉沙啞的聲音響起,“念念,你覺得呢?”

  時念立馬搖頭,“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

  她想解釋清楚,誰料,下一刻,陸景洐直接掀開被子,鉆進她的被窩里。

  時念懵逼了。

  “你干嘛?”她驚叫。

  陸景洐側著身子,單手撐著下顎,漆黑的眸子凝視著她慌張的模樣,他低笑,“睡覺啊!”

  “我的意思是,只單純睡覺……”

  她的話戛然而止。

  因為,她感覺陸景洐滾燙的大掌覆上她纖瘦的腰,另一只手則撫摸著她白皙圓潤的肩膀,曖昧地游離。

  時念瞬間僵硬,瞪圓的雙眸直勾勾地盯著陸景洐。

  他的眸色深邃幽暗,猶如漩渦般,讓人情不自禁陷進去。

  “念念……”

  陸景洐低沉沙啞的嗓音像魔咒一樣,蠱惑人心。

  他緩緩抬起頭來,目光灼灼地鎖住她的小臉,“念念,我不想只單純的睡覺。”

  時念抿著唇,垂下頭,害羞的模樣令陸景洐喉嚨緊了緊。

  她身上的衣服已經被他褪去,此時,時念身上只穿著一套內|衣。

  見狀,陸景洐呼吸變粗重,大手沿著她的脊背往上滑。

  時念嬌軀輕顫,“別……”

  她想阻止,卻阻止不了陸景洐。

  陸景洐霸道地把她摟進懷里,薄唇吻向她脖頸處。

  時念感覺整個人就像掉入了火坑一樣,熱得要燒死她了。

  陸景洐吻過時念的每一寸肌膚,最終停留在她的唇上,撬開她的貝齒。

  時念感覺自己的靈魂都飄出體外了,她雙頰泛起紅暈,呼吸漸漸變得困難起來。

  他含住她的唇瓣吮吸了一番,隨即用舌尖描繪著她粉嫩的嘴唇。

  他溫熱濕軟的舌頭探入她的口腔,纏住她的丁香,與她糾纏。

  時念的雙腿發軟,靠在陸景洐堅實結實的胸膛上,任由他予取予求。

  她感覺自己的意識越來越渙散,理智也被抽空了,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她本能地摟著他的肩,承受著他狂野而激烈的索吻。

  許久,陸景洐才依依不舍的退開她的嘴。

  她氣喘吁吁地仰躺在床上,胸脯劇烈地起伏著。

  陸景洐的額頭抵著她光潔飽滿的額頭,深邃的眼眸凝望著她的眼眸。

  他們的呼吸交錯纏綿在一起,溫度節節攀升。

  陸景洐突然傾身壓上她的身子,他的吻落在她白皙如玉的耳朵上。

  “啊——”

  時念敏感地扭動身子躲避。

  她想起身,卻反被男人牢牢桎梏住。

  陸景洐抱著她坐起身,讓她跨坐在自己的身上,然后捧著她緋紅的俏臉,再次吻住她。

  時念被迫睜著眼睛,睫毛輕顫,她的鼻尖縈繞著男人濃郁的雄性荷爾蒙,令人神志迷亂。

  陸景洐雙手握住她的腰,狠狠往下一壓。

  “唔……啊——”

  時念的身子猛地繃緊,雙手緊抓著男人肩胛處的衣裳。

  她咬住牙關,可是仍舊抑制不住從喉嚨里逸出的呻吟。

  “老婆,舒不舒服?”

  男人充斥著欲|望的低沉嗓音,在她耳邊撩撥。

  時念的身體顫抖得厲害,她閉上眼,不敢看他的臉。

  她覺得自己的身體好似化作了一灘春水,全身燥熱難耐。

  這種滋味真的讓她很煎熬,但是更多的是期待。

  “嗯……”時念忍不住輕哼出聲,聲音嬌滴滴的,像是帶著鉤子,撓在陸景洐的心上。

  陸景洐的呼吸也跟著加重,“喜歡嗎?”

  他的嗓音極其魅惑,仿佛能將她溺斃在里面。

  時念緊緊抓著他的肩膀,拼命克制住自己,“景……景洐……不行……”

  “我知道。”陸景洐低下頭親昵地蹭著她的額頭,安慰她道:“放松點,別怕……”

  “可是……”

  時念的話音未落,他便低下頭,封住她的唇。

  房間里,一片旖旎,曖昧的氣息愈演愈烈。

  不知過了多久,時念癱軟在陸景洐懷中,累得連手指頭都懶得抬了。

  陸景洐抱著她進浴室沖洗,然后抱她躺在床上。

  “念念,睡吧。”

  陸景洐替時念掖好被角,柔聲哄道。

  “嗯。”時念疲憊地應了一聲,閉上眼睛準備睡覺。

  突然她的腦海里,涌入無數的片段,像放幻燈片一樣。

  時念感到頭疼欲裂,渾身酸軟無力,她痛苦地蹙眉,掙扎著坐起身。

  “怎么了?”陸景洐見她捂住太陽穴,擔憂地詢問。

  時念沒說話,伸手按揉太陽穴兩旁。

  陸景洐看到她額前布滿細密的汗珠,他拿來紙巾給她擦拭,“怎么了?”

  “頭疼?”陸景洐又問,同時又伸手幫她揉著太陽穴。

  這時時念抬起頭,笑著看向他,開心地說:“老公,我想起來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