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愁閱讀 > 炮灰女配改拿全能大佬劇本 > 第十四章 紅翎雪雕
  “我也期待那一天的到來。”

  遠在仙門禁地的青年突然睜眼欣慰的笑了,清風霽月般的面容隱約可見幾絲細紋,垂至地面的白發拂過質地堅硬的銀亮鎖鏈。

  “大師姐你醒醒!”

  花絮不情不愿的掀開眼皮,側躺著去看寧愿挨揍也要冒險將她喊醒的盛澄,皮笑肉不笑問候道:“你最好是有重要的事。”

  “重要”兩字的發音被咬的格外重,盛澄忍不住抖了一下才激動獻寶道:“大師姐你看,這是不是變異烏金砂?”

  “嗯?”花絮接過嬰兒拳頭大的黑色石頭仔細瞧了半晌才道:“烏黑生血,血中含金,這么大一塊變異烏金砂極為罕見,你在哪找到的?”

  “就在陣眼處的水底。”

  花絮了然:“運氣不錯,便宜你了。”

  “那我們要離開此地嗎?”盛澄想起打包票的沒用三兄弟:“還用知會那幾個散修一聲嗎?”

  花絮不置可否:“你看著辦。”

  盛澄想了想后在原地放了枚留音符,然后就跟著花絮沿暗河離開了。

  毛奎兄弟三人在水中奔波勞累大半天,終于尋到幾顆指甲大小的烏金砂,破水而出后準備邀功時,岸上早已沒了兩人身影。

  江榮將石塊下壓著的符紙撿起激活,盛澄欠扁的聲音傳來:“山高水遠,有緣不見,大師姐你們就別惦記了!”

  三人原地無語靜默良久,才打定主意離開了。

  “大師姐,我怎么感覺越走越冷啊?”

  “沒猜錯的話,這條暗河直通雪山底部。”

  盛澄搓了搓發涼的指尖,從儲物袋中取出兩件雪狐披風,將其中一件明顯做工制式更加精美的遞給花絮,半真半假的抱怨道:“大師兄愈發偏心了!”

  花絮接過手感良好的披風裹住,感慨道:“你大師兄用心了。”

  盛澄跑去河邊瞅了眼,興奮的揚聲喊道:“大師姐,水里有雪銀魚!”

  花絮腦海中頓時浮現肉質細膩鮮美的烤魚,不爭氣的眼淚差點從嘴角流出來,將玉瓶拋給盛澄囑咐道:“多抓幾條進去,我要養起來實現可持續發展。”

  “好嘞!”

  雪銀魚的生存環境頗為苛刻,必須是在冰天雪地的溫水中才能活下來,但大師姐想吃的食物還從來沒有養不活的。

  “原來暗河的盡頭是冰澗。”

  停停歇歇走了約有兩天,雪銀魚逮了四波,兩人才看到了出口。

  冰澗高約數百丈,憑借練氣修士本身的力量是絕對上不去的。

  花絮環顧片刻,在看到一處冰窩時神色微動:“有辦法了。”

  隨后從喉嚨里發出一聲清嚦,聲音不大卻有股難以捉摸的玄妙意味。

  此刻,鮮亮的朝陽剛好升至冰澗上空,一只尾羽長闊的紅翎雪雕展翅俯沖下來,純潔無暇的羽毛與耀眼熱烈的紅翎相得益彰。

  “四階紅翎雪雕,”盛澄呆呆的看向體型粗壯、眼神銳利的妖獸,緊張的咽了口唾沫道:“我好怕它撓我一爪子。”

  但雪雕乖順的依偎在花絮身邊,任由她輕柔的撫摸著自己的頸毛,場景和諧又美好,盛澄由衷的覺得自己多余極了。

  “不會的,讓一點紅帶我們飛上去。”

  花絮從儲物袋中取出一捆縛獸繩甩給盛澄,然后自己趴在雪雕背上調整好姿勢。

  “給我綁牢靠點。”

  花絮認真的吩咐道:“爭取能做到雕在人在,雕毀人亡。”

  “哦對了,我無所謂,別讓一點紅感到不舒服。”

  盛澄為難的舉著繩子比劃了半天,勸她放棄道:“大師姐,恐高是病,得治。”

  隨后瞟了一眼歪著頭打量他動作的雪雕:“那什么,一點紅都不樂意了,你要相信它的飛行技術。”

  雪雕輕輕的拍打了下翅膀,似乎在附和盛澄的話。

  “那好吧,我先上去,等會讓一點紅下來接你。”

  花絮緊閉著雙眼,感受著刮過身體的冷冽寒風,假裝聽不到鮫珠的無情嘲笑。

  “哈哈哈哈哈哈!你恐高?!作為一名修士你居然恐高!”

  “閉嘴!”花絮惱怒的咬牙切齒威脅道:“再笑我就把你磨成粉做成面膜!”

  “哈哈哈哈……嗝!”

  鮫珠像被捏住命運的喉嚨,將笑聲憋了回去。

  雪雕平穩落地,給了花絮一次良好的飛行體驗。

  盛澄可就沒那么好的待遇了,雪雕直接伸出爪子拽住他的衣領就往上飛,把他嚇了個夠嗆。

  就在即將要飛出冰澗時,變故陡生,一支閃著寒芒的利箭穿破云霄直沖雪雕而來。

  雪雕身形迅速拔高躲了過去,不巧的是,箭支擦著盛澄的腦袋割破了他的衣領,他從雕爪下掉落,在雪地上摔了個七葷八素。

  盛澄齜牙咧嘴的揉著胳膊腿道:“還好宗門弟子都要求鍛體,皮糙肉厚耐造騰。”

  花絮驟然抬頭目光凌厲的看向箭支的來源,一男一女兩位修士踏風跳躍而來。

  女修身著一襲白色廣袖留仙長裙,輕盈飄逸,冰絲銀線在陽光的照耀下蘊出流光溢彩的光芒。

  面容清秀柔美,黛眉下的眼眸溫柔似水,秀色若珪璋,膚光勝雪,身量纖細娉婷,像極了雪地中冰清玉潔的遺世白蓮花。

  瞇瞇眼男修則要普通許多,亦步亦趨的跟著身前的女修,目露傾慕癡迷,手里拎著張半人高的古銅色鵲畫弓,遠遠望去好似一彎秋月。

  花絮神色清冷如冷風寒露,不曾因來人漾起半分漣漪:“弓不錯,配你可惜了。”

  男修面含憤怒,但顧忌身邊的女修,壓抑住怒火好聲好氣拱手問道:“在下可是得罪了道友?”

  “你看不到雪雕爪子上還墜著個大活人嗎?”

  “哦~眼睛這么小,難怪看不見。”

  “正是因為看到了才會彎弓搭救。”男修面色陰沉的狡辯道:“我是擔心他被妖獸傷害才出手相助,道友誤會了。”

  那支利箭分明就是沖著紅翎雪雕的左翅而去,根本沒顧及它爪下人的死活。

  花絮冷呵一聲:“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你……”眼看暴躁的男修就要動手,身旁的女修及時出聲制止。

  “兩位莫要動氣。”

  女修天生一張絳色微笑唇,溫婉怡人的柔聲相勸道:“沈師兄行事端正,定非那陰險小人。”

  花絮納罕的看著這朵清純白蓮花,雖然粉面含笑,笑意卻不及眼底,表面是在夸贊那個蠢貨,實則卻是貶損,是個妙人!

  偏生那個沈師兄聞言挺起胸膛,趾高氣昂道:“既然嘉儀仙子發話了,我就不與你計較了。”

  說罷,三箭齊發如飛電,對準的正是花絮身后低空盤旋的紅翎雪雕。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