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愁閱讀 > 入贅王婿 > 第三千七百五十六章 繼續錯下去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第三千七百五十六章 繼續錯下去

    “混蛋——”

    在大廳打交道幾個小時,葉凡還無比囂張,錢向凰早把葉凡的聲音記在了心里。

    所以葉凡雖然只是輕飄飄一句,錢向凰卻不用抬頭就知道葉凡來了。

    只是她也不敢激烈反抗和喊叫保鏢。

    因為她能夠感受第五塊脊椎傳透過來的死亡氣息。

    她也是看過特工電影的人,知道第五塊脊椎一旦被捏起,她就會馬上死去。

    她輕輕側頭,看著葉凡,看著那只滑入自己身體的手:“王八蛋,你想干嗎?”

    “錢夫人問這句話不覺得多余嗎?”

    葉凡嘴角勾起了一抹戲謔,近距離看著那張吹彈可破的臉:

    “你我已經是死仇,你恨不得打爆我腦袋,我也想踩死你給姚院長她們出口氣。”

    葉凡輕聲一句:“我攀爬十八樓來到這里,自然是想要你的命。”

    錢向凰咬牙切齒:“王八蛋,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嗎?你不覺得自己太不厚道嗎?”

    葉凡嗤笑一聲:“我不厚道?”

    “難道不是嗎?”

    錢向凰一邊等待保鏢發現端倪,一邊繼續嘗試跟葉凡講道理:

    “你自己想想,你擾亂記者會,壞我好事,殺了我們那么多人,我還放你生路,你調頭殺我太沒有底線了。”

    “而且我放你一馬是看錢四月面子,你靠錢四月庇護活下來,結果殺個回馬槍殺我,你置錢四月何地?”

    “你讓錢四月怎么跟青云會和錢氏家族自處?”

    她分貝拔高兩分:“早知道你是這樣的白眼狼,我當時就不該給你生路,應該亂槍把你打死。”

    “不用這么大聲。”

    葉凡保持著風輕云淡:“你吸引保鏢進來沒有意義的,法河都不是我對手,幾個保鏢純粹是送死。”

    “還有,我從記者會離開,不是我懼怕幻影槍手,也不是錢四月庇護,而是我不想大開殺戒殃及姚院長。”

    “不然就是再多幻影槍手和青云會高手,也只會全部死在記者招待會上。”

    “像現在這樣多好,姚院長不會被波及,我不用殺太多人,只是死你和姚小晚兩個。”

    葉凡的一根手指輕輕轉著圓圈,給錢向凰帶去說不出的異樣。

    錢向凰忍住身體的顫動:“王八蛋,話說的牛哄哄,有本事讓我叫幻影槍手進來。”

    葉凡淡淡開口:“你想要拉他們陪葬?”

    錢向凰擺出一絲強勢:“你有本事讓我叫他們進來。”

    “如果你能撂倒他們,你對我要殺要剮,我不再怨言!”

    她落地有聲:“不然,我不服,就是做鬼也不服!”

    葉凡漫不經心回應:“好,給你這個翻盤的機會。”

    說完之后,他就把左手從錢向凰的第五脊椎挪開。

    下一秒,左掌向上抬起,狠狠抽在錢向凰的腰部下面。

    “啪!”

    一記干脆清脆的拍打聲在房間響起,錢向凰也吃痛不受控制地尖叫一聲:“啊!”

    沒等尖叫落下,總統套房的大門就無風自開。

    “夫人!”

    三個黑衣女保鏢率先沖入了進來。

    接著十二名幻影槍手也跟在后面現身。

    他們不僅第一時間沖入房內占據有利位置,還迅速拔出背后的消音手槍指向屋內人員。

    雷霆、專業、沉著。

    “夫人,怎么了,發生什么事……”

    一個黑衣女保鏢下意識喝出一聲,只是說到一半就變了臉色。

    其余人也都是眼神凌厲無比。

    顯然他們已經看到了倒下的兩名女傭和不該出現的葉凡。

    黑衣女保鏢和十二名幻影槍手他們齊齊偏轉槍口指向葉凡。

    葉凡面對槍口無所畏懼淡淡開口:“沒什么大事,你們家夫人讓你們進來救她。”

    錢向凰擠出一句:“給我廢了他!”

    黑衣女保鏢喝出一聲:“放開夫人!不然我們就開槍了!”

    如不是見識過葉凡有點身手,擔心開槍讓葉凡狗急跳墻抱著錢向凰一起死,她們早把葉凡亂槍打死了。

    “是嗎?殺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嗎?殺我?”

    葉凡淡淡一笑:“那我先送給你們一份禮物!”

    下一秒,葉凡伸手猛地一掀起錢向凰的浴巾。

    大片雪白頓時呈現。

    錢向凰再度不受控制尖叫:“啊——”

    黑衣女保鏢和十二名幻影槍手也是一愣,接著齊齊偏轉腦袋躲避錢向凰的春色。

    也就這個空檔,葉凡手里的浴巾已經啪啪啪甩了出去。

    按摩臺旁邊的瓶瓶罐罐全部飛射了出去。

    一連串的銳響中,三名黑衣女保鏢和十二名幻影槍手來不及反應,就被瓶瓶罐罐砸中腦袋直挺挺倒地。

    十五人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不堪一擊!”

    葉凡把浴巾收了回來,隨后又給錢向凰蓋了上去:“錢向凰,你輸了!”

    錢向凰緊緊捂著身子憤怒吼叫:“你無恥!”

    “無恥不無恥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已經輸了!”

    葉凡又是一巴掌打了下去,啪的一聲脆響讓錢向凰閉嘴:“你要給我愿賭服輸。”

    錢向凰聽到葉凡的話,又看到倒地的黑衣保鏢和幻影槍手,俏臉慢慢變得蒼白起來。

    她扯住浴巾的雙手也微微顫抖,似乎嗅到了一抹死亡氣息:

    “王八蛋,我認栽,我認輸,是我狂妄,是我高估了幻影槍手他們的強大,低估了你的實力。”

    “不過我希望我們可以做一個交易。”

    “你開一個條件,一個能讓我活下來的條件,只要我能做到,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給你。”

    “螞蟻孤兒院我可以不收購,姚小晚我也可以把她捉過來給你懲罰,我還可以把六億積蓄全部給你。”

    “只要你能放我一條生路,你可以拿走我的全部,還能讓我幫你做一切事情。”

    盡管知道兩人的恩怨不死不休,但錢向凰還是快速砸出全部籌碼。

    她眸子的光芒一直閃爍,腦海也前所未有的運轉,她清楚,但凡說的話不能觸動葉凡,葉凡一定殺了他。

    而且她需要松懈葉凡神經,讓葉凡放松警惕。

    “放過我,你有天大的好處!”

    “而殺了我,你會有不小的麻煩。”

    “你會遭受青云會的追殺,會被錢氏家族天價懸賞,你身手再厲害,逃的再遠,也必死無疑。”

    “你我沒有滅門的生死血仇,沒什么不可調的,你沒必要執著殺掉我,而毀掉大好的利益。”

    錢向凰簡單粗暴向葉凡展現利弊:“你是聰明人,你應該清楚,我說的沒有水分。”

    葉凡保持著波瀾不驚:“錢夫人的求生欲很強啊。”

    “當然,我還年輕,不想死。”

    錢向凰感覺到葉凡有一絲松動,就繼續使出壓箱底的大招:

    “其實,我努力活下來,還有一個期盼,那就是跟你合作。”

    “我有人脈有財富有人手,你有身手有心思有手段,你我聯手,絕對是強強聯合。”

    “不用三年,你我肯定能夠站立在杭城之巔,甚至沖出杭城問鼎神州。”

    說完之后,她也不等葉凡出聲說什么,直接把身子翻了過來,同時一扯手里的浴巾。

    無盡的雪白,就像是高速公路上堵車時下的大雪。

    葉凡紋絲不動,也沒有偏過腦袋,目光淡漠看著錢向凰手里緊握的一把槍。

    這槍,就藏在按摩臺的底部暗格,是錢向凰用來給自己保命的。

    今天用上了場。

    她剛才趁著葉凡出手撂翻黑衣保鏢時拿到了手。

    只是她怎么都沒想到,她學葉凡也來一出春光乍泄,葉凡卻沒有跟黑衣保鏢和幻影槍手那樣轉過頭去。

    葉凡不僅眼勾勾看盡了她春光,還看到了她手里閃出來的短槍。

    這就讓她來不及打開保險扣動扳機。

    “還有這玩意?”

    葉凡啪的一聲捉住了錢向凰的手腕,毫不留情脫臼了女人的手腕奪下了武器。

    他的臉上帶著一絲戲謔:“看來你不僅身體深,心機也深啊。”

    錢向凰俏臉森白:“我錯了……”

    “那就繼續錯下去!”

    葉凡把武器懟了上去,接著扳機扣動。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