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愁閱讀 > 唐若雪葉凡 > 第三千七百五十五章 又見面了。
    “嗚嗚——”
在葉凡帶著姚辛蕾離開后,錢四月跟錢向凰低語了幾句,然后就帶著陸歡氣場強大離開了現場。
出門的時候,她還不引人注意掃視門口看好戲的觀眾。
錢四月依稀捕捉到兩個千影秘書站在人群中查看。
她的嘴角不由自主勾起了一抹弧度。
正如錢四月所料,千影集團的董事長在暗中盯著此事,借機考驗自己在杭城的威望和人品。
今天她以德報怨庇護葉凡和姚辛蕾離開,一定會在千影董事長那里留下深刻的印象。
雙方的合作,十拿九穩了。
傳聞千影集團即將控股西湖集團,還準備扶持一個代言人進駐西湖,替換黑氏家族留下的人手做太上王。
一旦自己獲得千影集團的青睞,執掌市值千億的西湖集團,那她就能沖出杭城,成為全國的商業女皇。
什么唐若雪,什么公孫倩,什么凌安秀,昔日仰慕的女王,將會統統跪在她的腳底下。
這讓錢四月心情說不出的愉悅。
她對身邊陸歡發出一個指令:“這幾天多辦幾場慈善晚會,邀請戚董事長她們參與,進一步博取好感。”
陸歡微微點頭:“明白!”
錢四月微微瞇起了眸子,似乎想起了一件事:
“戚董事長見多識廣,慈善晚會的套路估計免疫了,咱們還是要跟今晚一樣干點實事。”
“錢招娣和姚小晚她們今晚鬧出這么大動靜,就是為了螞蟻孤兒院的產權和拆遷。”
“你晚一點給錢向凰打電話,讓他們這幾天先不要打螞蟻孤兒院注意。”
“我們明天或者后天,組織公司員工去螞蟻孤兒院捐款捐衣服,再給每個人發兩百塊紅包安撫受驚情緒。”
“當然,記得通知千影集團那幫人。”
錢四月昂起了白皙的脖子:“好人做到底,戚董事長才會徹底認可我的人品。”
陸歡猶豫開口:“螞蟻孤兒院是一塊肥肉,錢氏家族很早就想要吞下,現在臨門一腳,四小姐你踩剎車……”
“我只是要他們暫時不要動螞蟻孤兒院!”
錢四月踩著高跟鞋得得得向前:“不是徹底放棄螞蟻孤兒院這幾十億利益。”
“等我獲得了千影集團的風投,做了西湖集團代言人,他們再拿下螞蟻孤兒院不遲。”
“幾十億的地皮,比起西湖集團帶來的利益,不值一提。”
“你提醒錢向凰他們不要因小失大,眼皮子不要那么淺。”
“如果他們一根筋非要現在搞事,我就只能把事情告訴老爺子,讓老爺子壓制他們。”
“到時他們如果少分了老爺子的資產,可不要怪我沒有提前打招呼。”
換成以前,錢四月也會眼饞螞蟻孤兒院的地皮,但她現在格局大了,也就不放在眼里。
“明白!”
陸歡輕輕點頭,接著又有一絲不甘:“螞蟻孤兒院暫時放過,錢招娣也要放過嗎?”
錢四月沒有回應陸歡,而是鉆入勞斯萊斯,翹起雙腿望向了前方。
漂亮又冷艷。
陸歡對葉凡顯然充滿著怒意,坐在錢四月身邊繼續咬牙切齒:
“不懷好意,狂妄自大,不聽勸告逗留,意圖搶奪錢少的資產,今天還無視四小姐的救命恩情。”
“想到他自以為是的嘴臉,以及揚長而去的態度,我就恨不得一腳踩死他。”
“什么玩意啊,這么牛哄哄,他以為自己是杭城的王?”
在陸歡的設想中,葉凡被錢四月救下,還安全離開現場,應該對錢四月感激涕零,甚至跪下來舔她的腳趾。
結果,葉凡不僅不領情,還裝出一副隨時碾死錢向凰的態勢,讓陸歡恨不得踩爆葉凡的臉。
只是她也清楚,現在正是錢氏家族和錢四月的關鍵時刻,錢四月這一雙手還是干凈清爽一點為好。
“陸歡,我知道你委屈,我也知道錢招娣態度確實過分。”
錢四月微微挺直身軀,想起葉凡那一張臉,以及腰部的齒痕,她就幽幽一嘆:
“但他終究做過我的弟弟,我也虧欠過他,還有千影集團的人盯著,于公于私我都要幫忙。”
“至于他的感激和報答,你覺得對于我來說重要嗎?”
“他是錢比我多,還是人脈比我深厚?”
錢四月昂起脖子:“我手指甲挑一挑的資源,就足夠錢招娣奮斗十輩子。”
陸歡呼出一塊長氣:“四小姐可以不要,但錢招娣不能不給啊。”
“算了,一點小事,不要糾結!”
錢四月看到陸歡還耿耿于懷,就淡淡一笑:
“你放心,我不會一直幫葉凡的。”
“三次,我幫他三次,還掉小時候的恩情,我就再也不管他死活。”
“而且這還是建立在他不窺探錢氏家族的份額上面。”
錢四月作出決定:“一旦他打錢氏家族的注意,我答應你,第一個出手滅了他。”
陸歡嘆息一聲:“狗東西何德何能,竟然讓四小姐如此青睞。”
錢四月想起一事:“對了,你告訴錢向凰,盡量給葉凡一條生路……”
她不是一個好人,商場上更是不擇手段,可她依然不想葉凡死,更多希望他知難而退。
“嗖嗖嗖!”
在陸歡微微點頭的時候,葉凡正如魅影一樣,徒手攀著空調外機向樓上前行。
十分鐘后,葉凡出現在十八樓的總統套房窗邊。
他伸手輕輕一按,防彈玻璃無聲碎裂。
此刻,錢向凰已經從記者會的廝殺緩沖了過來,一邊趴在小床上按摩,一邊打著電話。
每一次經歷大事或者心情煩躁的時候,錢向凰都想要通過按摩釋放自己。
她一掃大廳時候的雷厲風行和殺氣騰騰,微微閉著眼睛對著藍牙耳機撒嬌:
“親愛的,那狗東西太可惡了,殺了我們不少兄弟,還嚇得我褲子都濕了。”
“法河他們?這些廢物就別說了,平時牛哄哄,關鍵時刻一個個掉鏈子。”
錢向凰展現出柔弱:“所幸我手里有你安排的幻影槍手,不然我估計都要丟掉小命。”
電話另端傳出一個粗獷男子的聲音:“那你就讓幻影槍手把他亂槍打死,辱我女人者,必殺之。”
“嗯嗯嗯……”
錢向凰一邊享受著兩個女傭人的按摩,一邊神情慵懶回應:
“我也想殺了他,不過錢四月保了他下來,因為她要立人設。”
“我看在大家姐妹的份上,就賣了她一個面子。”
“不過你放心,我已經讓人盯著那小子了,等我按摩完,我就帶人去螞蟻孤兒院。”
“我要把螞蟻孤兒院夷為平地,把狗東西就地活埋。”
“你不用擔心,幻影槍手足夠強橫,足夠踩死他……”
錢向凰話還沒有說完,就聽到砰砰兩聲響起,兩個女傭人突然沒了聲息。
錢向凰睜開眼睛喝出一聲:“怎么按的?”
嬌滴滴的語氣瞬間變成了絲絲冷意。
“錢向凰,又見面了!”
葉凡坐在錢向凰的身邊,左手滑入了白色浴巾里面,捏住了她的第五塊脊椎。
溫柔無比,卻有著震顫人心的兇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