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愁閱讀 > 天災末世我靠薅羊毛囤千億物資 > 第392章 這貨確定不是在幫倒忙?
  還如來時一樣,為色小和尚抱著黑色的小奶狗施施然出了龍京基地。

  他不知道鬼面和葉苘離開要去做什么,也不知道他們離開后龍京基地、乃至這個世界會遭遇什么,這些鬼面和葉苘都沒告訴他。

  但當為色小和尚踏出龍京基地大門口后,他心底莫名升起一股難以言喻的悲憫。

  他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仍在發展建設中的龍京基地:

  成千上萬的男人和大型機械在不斷壘高的城墻上勞作,與末日前并無二致的陽光灑在他們健壯的身軀上,微風怎么都吹不干他們身上滾燙的汗珠。

  城墻上下,巡查的士兵荷木倉實彈,密密來往穿梭,滿滿的安全感中透著一抹急切。

  形形色色的幸存者們排著長長的隊伍準備進城,嘈雜、凌亂,卻不失秩序。

  少數正要出城的幸存者經過為色身邊,都詫異地打量了他和他懷里的小奶狗一眼。

  有人麻木走開,有人眼底卻升起了貪念。

  現在再也不是物資充足的太平盛世了,基地內物資有限,絕大部分人都只能用極少的口糧度日,吃肉那是做夢才能實現的事,奶狗雖小,也是一口葷腥。

  這短暫的一回眸,看盡了人間百態,最終為色掂了掂懷里的小奶狗,踏著斜陽轉身走了。

  葉苘也在空間里,隨著為色小和尚的眼神最后看了一眼建設中的龍京基地,就像在看一艘正在無盡滔天狂浪中試圖自救的巨輪,隨即垂下眼瞼不再多想。

  霍衛平等人的貪心和控制欲是一回事,人太多她救不了是一回事;

  更重要的一點,也是諾諾剛才看她心情不好,交談之后知道她為什么苦惱才告訴她:

  兩個時間線差不多的平行時空的人絕對不能大量“融合”在一起。

  如果兩個位面都還活著的人在同一時空相見,正常的位面修正的結果,是徹底抹除兩人中相對較弱的存在,留下較強的那個,同時位面需要消除一切被抹除那人的痕跡。

  簡單來說,多出來的那個人就像是電腦里突然出來的BUG,電腦自帶的消殺系統第一時間就會把它給消殺掉,不讓它影響系統運轉。

  但如果電腦里突然出現大量BUG,消殺系統根本殺不過來,電腦就會宕機。

  也就是說,葉苘就算是要救人,也只能帶走那些在藍星位面已經去世了的。

  她葉苘又不是藍星位面的超級主腦,怎么可能知道哪些人去世了哪些人沒去世。

  之前葉苘只考慮到兩個位面的高層會不會爭權奪利,沒想到帶人回去后果這么嚴重。

  現在連周楠笙他們能不能帶走,她都倍感頭痛。

  畢竟這些人已經把命魂交到了她手里,這時候放棄他們真說不過去。

  在葉為抱著鬼面去找周楠笙等人的路上,葉苘和鬼面仔細探討了一下。

  兩人想了很久,才想出一個折中的辦法:

  把周楠笙他們全都弄暈先收進葉苘的空間,等回了藍星位面,確定兩大基地都沒這個人,再挨個將他們從空間里放出來。

  空間是葉苘最大的底牌,只能是命魂掌握在葉苘手里的人才能讓他們隱約知道。

  其他的人,他們是真的管不了了。

  一人一狗聊完,總覺得自己忘了什么,直到看見他們留下的兩輛房車:

  “章韓呢?”

  “完犢子,章韓丟城里了!”

  一人一狗面面相覷,都從對方眼底看出了荒謬:這完蛋玩意!

  說好的“感覺能幫上忙”呢?

  好像進了臨時據點后不久,這貨就不見人了。

  正說著,就聽身后傳來章韓氣喘吁吁的聲音:“葉姑娘,鬼面大人,終于追上你們了,你們出城怎么也不叫我,我去據點找你們,才發現據點都沒人了。”

  房車周圍僻靜,這邊也沒什么人了。

  鬼面從為色懷里跳下來變成普通成年土狗大小,和葉苘一起轉身回望,看見章韓身邊還跟著一個壯漢和一個五十來歲的小老頭,一人一狗的面色頓時都不大好。

  這貨確定不是在幫倒忙?

  三人腳程都不慢,很快就到了鬼面和葉苘面前。

  壯漢和小老頭先是恭恭敬敬地給鬼面和葉苘見禮,見的還是比較古老的古禮:“小老兒章百業與犬子章爍,見過兩位大人。”

  隨后目光轉向旁邊的為色小和尚,兩人的眼神一跳,立馬又補了一禮,嘆道:“佛子,您究竟是入世了。”

  為色小和尚想了很久都沒想起來這兩人是誰,但也沒有怠慢人,客客氣氣地還禮,未語。

  葉苘看得出來,小老頭和小和尚明顯不是相互認識的關系。

  但從名字可以判斷,這兩人明顯是章韓的親戚。

  葉苘和鬼面的面色都有些不好看:如果章韓是這么拎不清的人,那帶走的價值就不大了。

  只不過想想章韓的能力和之前的表現,葉苘和鬼面都耐著性子等章韓解釋。

  章韓也看出了葉苘和鬼面的不悅,連忙上前介紹道:“葉姑娘,鬼面大人,這是我小叔和堂弟,咱仨確實是親親的血脈親人,但我小叔和堂弟可都是有真本事的人。

  我昨天進城后,就有種強烈的直覺讓我去找我小叔和堂弟,結果真讓我找著了!”

  聽說越說越亂,別說葉苘和鬼面,章百業都皺起了眉頭。

  嫌棄地一把推開章韓,章百業又沖葉苘揖了一禮,道:“兩位大人,想必二位進京,已經去過傳承之地了吧?”

  葉苘微微挑眉,和鬼面對視一眼:“你們是……?”

  “實不相瞞,我們章韓有兩脈,韓氏那一脈是傳承之地的守護人”說到這里,章百業頓了頓,輕嘆一聲,又道:“只是我們兩脈受天道壓制,日漸衰微,幾十年前,韓氏滅族,守護傳承之地的重任,也落到了我們章氏一族的頭上。

  為免章氏后繼無人,章氏一脈滅絕,幾十年前,我父親便將我大哥一支剝離了族譜。

  也就是章韓,韓小子他們一家,只不過當時我們不懂,兄弟兩家還以親戚關系來往。”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